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诱惑  »  我的任姨之女同袜虐传

我的任姨之女同袜虐传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任姨知道了我和季鹏鹏的事情以后很生气,整整一天没有理我,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就没主动跟她说话,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有起来就看见任姨在打扮,化了妆,穿的是上次我和她在香港买的那身衣服,腿上
是肉色连裤袜,脚穿黑色的达芙妮皮鞋。不一会就拿着包出门了。
任姨原来都是去了季鹏鹏家,找季鹏鹏谈谈,让她放手别纠缠我打车进了社区,小车后直奔季鹏鹏的小院
她即将面对的就是几个礼拜前还是很好的妹妹。按了门铃,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季鹏鹏,季鹏鹏显示惊
呀,不过随后就恢复了平静,她也猜到了任姨来了目的,但是她很清楚,她不会放手,因为她知道我是唯
一一个让他幸福过的男人。
原来季鹏鹏家里不止她一人,她和几个好姐们今天去参加公司的颁奖礼,结束后就相约到了她家打麻将
这几个人分别是杜崇微 杜莎莎堂姐妹和于静,她们着装统一,都是短裙正装,肉色丝袜,脚上穿的是酒店
里面的那种拖鞋。季鹏鹏请任姨进门,本想洋装的客套一番,不曾想任姨毫不领情,拖鞋都没有换,径直走
向了沙发,一屁股就做了下来,这个举动让季鹏鹏很生气,因为她比较懒,不想去费事擦地板,顿时火气
就涌了上来,她尽量克制着,跟了过去。走到任姨面前,笑呵呵的问:“任姐,谁把您给惹了”。任姨一听
这话顿时就火大了,立马站了起来,张嘴就骂:“季鹏鹏,你个骚逼,不要脸,勾引男人勾引到你奶奶
这里来了”骂的难听也就罢了,一巴掌就冲着季鹏鹏的脸上打了过去,季鹏鹏没站稳,爬到了地上,脸上
瞬间五个手指印。季鹏鹏也知道,事情已经扯开了,她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但是敢打她的女人,还没有过
爬起来就和任姨厮打起来,于静她们看到姐妹被打,那还得了,很快就参与了其中,不一会胜负就分出,
任姨双拳难档八首,被按到沙发上爬不起来,完败。这四个姐妹都不是好惹得鸟,谁都不肯收手,继续殴打
任姨,屋里全是谩骂声和任姨的惨叫声。这一幕对于杜崇微和杜莎莎来说并不陌生,杜莎莎以前有一个相好
的是她的初中同学,后来这是事被他老婆知道了,上杜莎莎家找杜莎莎理论,那天杜崇微就在她家,也是很
快动了手,她们两个人把那个女的打完以后,还扒光了衣服,扔到了大街上。后来杜莎莎也和那个同学散了。
而这一幕似乎就是翻版,只不过主角不再是她们。不过她们两个还是很一致的决定扒光任任姨的衣服,上身
很快被脱光,刚脱下任姨的裤裙,她们发现任姨里面除了肉色连裤袜居然没有穿内裤。四个人不由的骂任姨
是骚逼。季鹏鹏更是懊恼的伸出丝袜脚去踩任姨的裆部,这一脚,把刚刚被的昏迷的任姨弄醒了,四个人赶
紧上前去抓住任姨的手脚,任姨扯着嗓子大喊救命。季鹏鹏想的是要先堵住任姨的嘴和帮助任姨的手脚,绳
子,哪里有绳子?突然,季鹏鹏想起了卫生间洗衣机里那攒了好几个礼拜的丝袜和内裤,于是跑进洗手间,
不一会,拿回来了四五条裤袜和两双长筒丝袜随之带了的还有一股浓浓的脚臭味。足足十分钟,终于把任姨
绑在了茶几上面固定住了,任姨嘴里,也塞进了一双前天刚脱下来的肉色连裤袜,袜尖部位的臭味熏的任姨
有些头晕,但是她现在最大的感受不是袜子带来的脚臭,而是不安,恐惧和后怕。
由于刚才任姨醒的早,所以裤袜还没有脱下,一起穿着被绑了起来。这回季鹏鹏又看到了任姨只有丝袜遮
挡的裆部突然有了一丝坏笑,她做到沙发上,伸出了一直丝袜脚,踩到任姨的裆部,踩的不用力,与其说是
踩倒不如说是摩擦没错,她就是要让任姨性奋,高潮,就是要羞辱她,杜崇微和杜莎莎很快就明白了季鹏鹏
的用意,赞叹季鹏鹏会玩她们俩也坐到了茶几的前后两边的沙发上,各自伸出丝袜脚,去摩擦任姨的奶头。
于静明白大家的用意,她也没闲着,于静是汗脚她们之间她的脚味道最大,她做到季鹏鹏的对面伸出两只丝
袜脚放到任姨的面颊,摩擦任姨的脸,要是说刚才的味道能让任姨头晕,现在的味道足以让她窒息。她们就
是要羞辱任姨,要性虐她,四个人不约而同拿出了手机,开始拍摄任姨不同角度。随着四人的合力,任姨的
生理反应逐渐起了变化,任姨变得越来越性奋,从一开始的排斥,逐渐的变成了享受,不再在意在自己性器
官的是不是臭脚,已经逐渐的在享受,变成了迷离。这个感觉是无法受心里控制的,就连鼻子里进来脚臭味
都让她变得习惯和享受似乎只有这种味道才能叫她翩翩入仙的感觉。终于高潮来了,随着季鹏鹏脚上的频率
加快,任姨高潮了,渗出的淫水让季鹏鹏的丝袜脚掌也湿了。高潮过后任姨的理智刚刚想要恢复,于静又做
到了季鹏鹏的位置,发起了第二波,刚刚喘息几秒的任姨,再次从身体传来了快感,季鹏鹏并没有像于静一
样把丝袜脚放到任姨的脸颊,而是,扯出了塞在任姨嘴里的连裤袜,依然用手机拍摄任姨,没有了塞嘴的丝
袜,任姨的呻吟声也随之而来。季鹏鹏趁机用羞辱的与其问任姨:“骚逼,爽吗”此时的任姨早就没了来时
、威风,甚至都忘了自己是谁,不假思索的回答一声“爽”。季鹏鹏并没有再给任姨嘴里塞袜子,而是坐到
了沙发上,伸出了丝袜脚放到任姨的嘴上对任姨说:“刚才让你爽了,喷了姑奶奶一脚,快给姑奶奶舔舔”
任姨又是不假思索的伸出了舌头大口的给任姨舔起脚来,感觉是如此的享受一般。不是是舔的爽,还是得了
上风的高兴,季鹏鹏呵呵的浪笑起来。
就这样,一下午,任姨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每个人的丝袜脚也不知被她舔了多少次,四个人手机录像都
耗用了所有内存,终于大家累了,决定去吃饭,而任姨也就此昏睡过去。
晚饭过后,她们把任姨从茶几上放了下来,让她跪在了坐在沙发上的四人面前。季鹏鹏拿出手机威胁任姨,
让任姨听话,否则就把视频发出去,扬言会发给我,发给任姨的老公,儿子,还有儿子的同学,以及她以前的
同事,任姨很清楚,如果不按照季鹏鹏说的做她一定会这么干。任姨含着眼泪答应了。白天她们都觉得任姨
舔脚的功夫一流,于是乎晚上又叫任姨给她们每个人舔丝袜脚,肯脚后跟。足足到了快12点,才算结束。三
人驱车离去,而任姨则打车跟着季鹏鹏来到了我的住处。
我很惊讶,二人为何一块来了,而且任姨还在季鹏鹏后面,一直低着头,应该是在路上交代了规矩,季鹏
鹏一进门任姨就跪了下来给季鹏鹏换拖鞋,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似乎二人都没有想想我解释的
意思,季鹏鹏拉着我进了房间,上了床,任姨一会功夫也跟了进来,不过没有上床,而脱得和季鹏鹏一样只
剩没有内裤的丝袜后,跪倒了床前,我大概猜到了她一定是有什么把柄被季鹏鹏威胁不过我也不点破,反而
这种场面让我更兴奋。我和季鹏鹏大战了大概两个小时,本以为她会在这里过夜,结果没有,她从床上下来
以后叫任姨把她的下体用嘴清理了一遍后,便离开了。她走后任姨便不再跪着,而是坐到了床边,呜呜了哭
了起来,我问她她不说,哄她他不听。我闻到她身上有一种奇怪的脚臭味,似乎是好多种脚臭的结合,让我
瞬时性奋不宜,也不顾任姨哭闹,扯开丝袜就干了起来,这样的味道又让我足足和任姨大战了一个半小时,
彻底的虚脱叫我倒头睡去。
第二天想来已经是上午,任姨好像早就出门了,昨天穿的那条丝袜已经洗好了亮了起来。
此时,任姨正在季鹏鹏家,季鹏鹏中午下了班回到了家正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便吃任姨准备的午餐,而
任姨则裸着上身,下神仅穿丝袜跪在季鹏鹏的丝袜脚边,给她揉捏丝袜脚。季鹏鹏是不是的会用丝袜脚趾拨
弄一下任姨奶头,或者是把脚放到任姨嘴里,让任姨嘬两下。
未完续

色小姐影院网址 色小姐 五月情色地址 五月情色亚洲图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