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淫荡妇人

[淫荡妇人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淫荡妇人--姜焕杏


作者:不详

                 一

  姜焕杏,芳龄四十三岁,身材丰满,作为一个中学的教师,平日行为端庄,
在学生面前装出一副严肃但亲切的模样,但又有谁知道她每晚夜夜春宵,而且曾
与她有过一腿的男性多不胜数呢!究竟是谁令她懂得享受性爱的欢愉呢?说起来
应从姜焕杏十七岁时说起,当年的姜焕杏正值发育时期,当年的她身高已是全班
之最,身型高佻的她尽得母亲的遗传,还未成熟得双峰已达三十四C,加上一双
四十寸长的美腿,引得学校里的男生纷纷向他展开追求,甚至一些低班的小男生
也向她送上情书,表达倾慕之情。

  这一天,姜焕杏刚完成了期终试,当她怀着轻松的心情,步履轻盈的在操场
中走过,当时在场的男生,纷纷将目光投向这个丰满的女生身上。

  「快看!她不就是那个校花姜焕杏?看她那两条腿多美!」

  「真的是她啊!她那双奶可真够大,真想试试可否一手抓着……」

  「你的手那么少,最多只可用来插插他的小妹妹吧,哈!」

  那些男生色迷迷的眼光,看在姜焕杏的眼里,只觉十分可笑,她拉一拉上衣
使上围更更澄挤衣欲裂之势,诱得那群男生的肉棒不其然硬了起来。姜焕杏一边
心里取笑这群男生,然后步出校门回家去。姜焕杏的丰胸长腿,实在能令天下男
性心神荡漾,包括……

  姜焕杏回到家中,看见她最敬爱的父亲正在阅报,于是她走到父亲身傍依偎
着他。「小杏,干吗一回到家便向爸爸撒娇呀?你的期考完成了没有?」

  「刚在今天完成了唷!爸爸,我们一家人在暑假里到日本旅行好不好?」

  「哈哈!原来有目的所以向老爸撒娇,去日本玩玩也好,但要看你妈妈有没
有空才可下决定!」

  「我不依……人家很久也没有出国旅行了,我也想爸爸你和妈妈好好增进感
情啊,求求你啊,爸~爸~」

  「唔……老爸始终敌不我的好女儿,那我向妈妈提议一下吧。」

  「太好了!爸爸,我好爱你!」此时姜焕杏紧紧的拥抱着父亲,丰满的奶子
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使这个老实的爸爸产生一个又一个奸淫女儿的念头。

  女儿离开了自己的怀里,走到房中更衣,父亲仍然回味那种少女乳房的弹性,
心里的淫念更加旺盛……他幻想着于房中的女儿正在房中脱下乳罩,两个丰满的
肉球暴露在空气中,然后双手抱着一双乳房,淫乱地揉搓着粉红色的乳头……他
幻想女儿做出一个又一个淫秽的动作,不停的向他挑逗,他的肉棒硬挺的勃起,
这个欲火旺盛的父亲只好回到房中以自己的手去解决性欲。「啊……小杏啊…
…爸爸很想干你,很想干你……」他已经不是初次对女儿有淫秽的念头。

  自从他把全盘生意交给太太及儿子打理之后,他本以为能离开这种不适合他
的商场竞争,但是太太的事业心却使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疏离,他已记不起上一次
与太太温存的日子是在何时了,虽然他外表是个亲切、温柔的父亲,但其实内里
也是一个性欲旺盛的男人,自从女儿开始发育,开始呈现女性的特征时,他奸淫
女儿的欲念已越来越盛。

  尤其每天家中只剩他父女二人,朝夕相对,每次女儿的乳房随着轻盈的步伐
在他面前走过,他真的恨不得立即推倒小杏在餐桌上好好干一顿!现在他已经泄
射了,可是他的欲火还未能平服下来,他的阴茎还硬挺着。他的欲念现再只能从
女儿身上发泄,于是他一步一步走到女儿的房间……

  姜焕杏已换上睡衣,准备小睡片刻,突然房门打开来,来人正是她最爱的爸
爸……

  此时的她睡衣内里没有戴上奶罩,那两粒奶头不规矩的突了出来,看在父亲
的眼里,真是无比诱惑的景象。「爸爸?什么事呀?」

  「小杏,你爱爸爸吗?」此时他用强壮的双臂把姜焕杏一拥入怀。

  「啊……我很爱很爱爸爸唷!」姜焕杏被父亲紧紧的抱着,心里有一种无比
的安全感,还有一种春心荡漾的感觉,她已是一个十八岁的女生,对性爱十分好
奇及渴望。

  她可能是天生有一种淫乱的特质,此时姜焕杏的内心竟有一种想与父亲作爱
的念头。在这狭小的房间里,父亲欲火高涨,女儿欲拒还迎,一切道德伦常,两
人以开始抛诸脑后……

  「小杏,爸爸……很想你的身体啊……」他的手以游进姜焕杏的睡衣内,姜
焕杏一时也未能确认自己是否真的愿意献身给父亲,只好强作抗拒。

  「爸爸……不行……这是乱伦呀……」

  「乱伦」二字听在他的耳里,简直是世上最挑逗的词语,尤其出在自己女儿
口中,他不就是每天都渴望与女儿乱伦吗?

  他的欲火更加高涨,向女儿来一个热吻,双手向女儿的乳房爱抚,姜焕杏在
父亲熟练的爱抚下,也开始发情起来,她发现原来给男人爱抚是如此畅快的,于
是她也全情投入,接受父亲带给他禁忌的快乐。看见女儿已放开一切去接受自己,
他毫不顾虑地快速脱去女儿的衣服,作为父亲的他现在要带给女儿最大的快乐,
当他看到女儿高挺而丰满的乳房,他已完全地着了魔。

  「小杏,你的乳房真的很美!」

  「爸爸别取笑小杏吧,小杏的奶奶比妈妈的小了一个码。」姜焕杏像是很不
服气,扁起小嘴,确是十分可爱。

  「可是小杏的奶奶还在发育中啊,现在让爸爸给你把奶奶搓大!」

  「爸爸,你好坏唷!」两父女在床上打情骂悄,好不温馨。

  他享用完女儿的乳房,便伸手向女儿的禁地。当他脱去女儿的内裤,只见那
片未经开垦的处女地,正向着他招手,渴求他的开垦,那个小小桃园洞虽紧密地
合拢,但四周已流水淙淙,此情此景真的非常诱人。他脱掉裤子,让膨胀得疼痛
的肉棒松一松气。姜焕杏看到父亲粗大的肉棒,因为害羞而不敢正视,但又偷偷
瞄一两眼,心中幻想着被这诱人的肉茎在小穴内抽动会有多快慰,她真是淫荡的
小女生。他也急不及待张开女儿修长的双腿,把肉茎缓缓的没入女儿的小穴。

  「小杏,感觉如何?爸爸的肉棒已进了少许。」

  「小杏觉得……有点疼痛……又有些舒服……啊……」父亲正在把女儿带向
性爱的快乐,他的肉茎在女儿的处女地内,真是又紧迫又温暖,他要把更多的快
乐带给女儿及自己,于是把心一横一口气把阴茎插得更深。

  「啊……爸爸……好痛……小杏的下面很痛……求你快停……」

  「小杏啊……爸爸现在要带给你快乐,忍耐一点吧!」他开始在女而下体抽
插着,并用手爱抚着女儿的阴核。

  姜焕杏在父亲的冲刺之下,慢慢由痛楚转化为一阵阵骚麻的快感,使她情不
自禁地抱着在自己身上的父亲。「啊啊……爸爸……小杏的感觉很奇怪啊……很
难受……但又很舒服……啊啊……」

  「我的好女儿已懂得享受高潮了吗?真是个淫荡的女儿……」

  「爸爸别笑小杏……啊啊……人家的确觉得很舒服……」

  「是谁干什么令小杏如此舒服呢?」

  「噢噢……啊……爸爸真……坏……啊……要小杏说脏话……是爸爸的大鸡
鸡干得小杏很舒服……啊……爸爸的……鸡鸡好坏……一时前后,一时左右,一
时在打转,你想干坏小杏的……」

  「干坏小杏的什么?」

  「啊啊……爸爸真的好坏……」女儿表情却虽然害羞,但身体却欣然地迎接
着父亲的抽送,姜焕杏在父亲淫秽的抽送之下达到了高潮,紧紧地抱着父亲。

  他亦感到女儿的密穴开始收缩并吸紧他的肉棒,于是把肉棒送得更深,此时
女儿的阴道涌出大量的阴液,刺激着他的龟头,他终忍耐不住喷射出浓浓的精液
在女儿的子宫深处。

  「小杏……你觉得舒服吗?」

  「刚才小杏觉得很奇怪啊……又骚又麻……当爸爸的……射进来时小杏觉得
像升天般舒服。」

  「那叫作高潮,很少女孩会在第一次作爱达到高潮,而且还这般强烈,刚才
爸爸被小杏的蜜穴夹得很爽呢!」此时他从女儿身上抽出开始软下的肉棒,那些
阴液、精液和处女血缓缓从小杏的蜜穴涌出来,有几多个父亲可以看到自己的精
液从女儿的蜜穴流出来的景象呢?看到这种淫乱景象,他的肉棒已蠢蠢欲动。

  「小杏……让爸爸再爱你多一次好吗?」

  「爸爸……」姜焕杏没有会答,她已完全把身体交给父亲,任由他带给自己
性爱的乐趣。

  经过了一个淫乱的下午,他们父女两人的关系已彻底改变,变成一对被性爱
控制着的男女,一次又一次禁忌的乱伦性爱,给他们享受到性爱真正的乐趣,姜
焕杏的身体,在父亲的开垦下更趋成熟诱人,她亦在父亲调教下懂得令男人快乐
的方法,每一次的性爱也使父亲疯狂。她天生的淫荡特质就这此时被自己亲生父
亲诱发出来。


                 二

  「啊……爸爸……不要呀……小杏刚打球回来……满身大汗……不若待小杏
先洗澡再给爸爸干呀……」刚从外面打网球回来的姜焕杏,身穿贴身的上衣,还
一件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丰胸美腿,加上运动过后香汗淋漓,看在父亲的眼里,
真是个骚荡的好女儿。

  「小杏,爸爸看到你这身打扮便按捺不住了,让爸爸带你升天吧。」父亲双
手早已伸进女儿的上衣,温柔地揉搓着两只白嫩的肉球,他知道这种揉搓乳房的
挑逗,女儿一定受不了。

  「哎哟……爸爸……你弄得人家很难受……啊啊……」

  「难受吗?那么爸爸不弄了,你乖乖地洗澡吧!」

  「啊啊……不要停……女儿要……要呀……啊啊……」

  「我的好女儿,你要什么呀?快说给爸爸知道。」

  「啊啊……我……要父亲的大鸡巴……快干你淫荡的女儿吧……啊啊……人
家已受不了……」父亲的手正在女儿的小穴挖弄,姜焕杏被父亲熟练的手弄得死
去活来,淫水大量的涌出来。

  这对欲火高烧的父女,使这狭小的浴室里,充满着淫乱的气氛。父亲见时机
成熟,便坐在马桶上示意女儿背坐在他的大腿上。姜焕杏看到父亲竖起得笔直的
肉棒,自然急不及待的坐上去,用手握着父亲的阴茎,慢慢的没入他亲生女儿热
乎乎的蜜穴内。父亲的肉棒进入了一半,姜焕杏觉得无比的充实,她缓缓地扭动
着臀部,只觉那热乎乎的大龟头磨擦着自己的阴道璧,给她一阵阵痒丝丝的快感,
她于是加快扭动腰枝及臀部,务求带来更大的快感!

  「啊啊……呀呀……很爽……噢噢……爸爸……啊啊啊……」姜焕杏的美乳
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地跳动,在他背后的父亲当然会伸手去品尝女儿这饱满柔
软的双峰,手中不停揉搓着女儿乳房的他感觉到她的奶子好像比以往大了,这全
靠他每天对女儿所做的「揉乳体操」呢!看着女儿一身美白嫩肉,和淫荡地扭动
腰枝的景象,使他的在女儿紧迫的蜜小穴内的肉棒更加胀大起来。

  「啊……爸爸的鸡爸又胀大起来,呀……顶得人家骚骚的……啊啊……」女
儿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使身体带来更大快感,父亲已受不了女儿这种淫荡的动作,
决意反客为主,抱起骚荡的女儿,示意她扶在浴缸边沿,以狗相干的姿势狠狠地
干这淫荡女儿。

  「呀……太好了……爸爸啊……噢噢……这姿势真的干死小杏了。 .。啊
……这一下好爽……啊啊……」姜焕杏在父亲的强劲抽送很快便带来高潮,粗大
的肉棒真的为她带来强烈的高潮,阴道内产生大量淫水,洒在父亲的阴茎上,刺
激着他马上把肉棒抽出,把大量的精液喷射在女儿的美臀上。

  他抽身退后坐在马桶,看着女儿经过性爱高潮后的美态,这时的姜焕杏还蹲
在地上双手扶着浴缸边,背部完美的曲线尽现眼前,那双奶子垂了下来,随着她
的娇喘微微震动,他刚泄射出来的精液慢慢从那个浑圆的臀部上流下来,沿着肛
门及给他插得还未合拢的阴道口流到地上,此刻眼前的女儿,又有另一种诱人的
美态。「小杏,你现在可以洗澡了。」

  「爸爸……不如我们一起洗吧……」

  ……


                (三)

  到了晚上,这对父女变回正常的关系,从外表上他们和一般家庭的父女一样,
但又有谁知道他们曾做出天理不容,又极尽淫乱之事呢?今晚的气氛有点与别不
同,原因是姜焕杏的母亲难得地放下工作回到家中与他们吃一顿晚饭。

  饭桌上……

  「工作交给小文(小杏的哥哥)没有问题吗?」

  「汉哥,这个project是由小文全权负责的,这几年大家对他在公司
的表现都十分认同,相信现在也是时候把公司交由小文打理,所以我正想与你研
究这个问题……」

  「妈妈,回到家里不要再谈公事好吗?小杏很久很久没有和你好好吃一顿晚
饭了。」

  「噢……小杏,妈妈也觉得是时候放下工作……」

  「妈妈,你知道吗,爸爸没有了你十分寂寞呢!」父亲听到女儿这句说话,
心里产生了一种罪恶感。

  「小杏没有了妈妈当然也觉得十分寂寞,如果妈妈能放下工作多点陪伴小杏
那多好啊!」姜焕杏此话一出,使原本融洽的气氛沉寂下来,父亲的心里感到惭
愧,老婆为了自己的生意奔波劳碌,而自己却在家里与女儿胡天胡帝,他实在愧
对了自己的妻子。

  饭后……

  「小杏啊……你干吗对妈妈说出这些话呢?」

  「爸爸,你害怕她会知到我们的事吗?小杏在想……任谁也不会联想到爸爸
会和自己的女儿搞上……其实小杏只是希望爸爸能与妈妈像以往般要好,始终爸
爸是真心爱着妈妈的。」「小杏……想不到你已如此懂事……爸爸真是糊涂。」

  从父亲惭愧的眼神中姜焕杏看出他仍是爱着母亲的,她明白到父亲与她的关
系只是一种肉欲的发泄,她亦了解到「乱伦」所带来的后果是难以估计的,所以
在享受肉欲快感的同时,亦要防止可怕后果的发生。年纪轻轻的姜焕杏,已能把
爱与欲分的一清二楚。

  「爸爸,小杏回房睡觉了,你也别太晚睡了。」父亲完全明白女儿的意思,
他亦决心在这夜好好爱自己的妻子,究竟这是爱还是对妻子的补偿,一时间连他
自己也得不到答案。

  他走到厨房中,温柔娴淑的妻子正在料理着家务。「汉哥?你是否想找点小
吃?那……」他从后紧紧的拥着妻子,轻柔地搓弄着她的乳房,妻子被他突如其
来的举动吓得说不出话来,但慢慢被他熟练的爱抚弄的软化下来。

  「啊……汉哥,别在这里……让我把家务做妥才……」

  「我的好丽英,你在外工作那么辛苦,我又怎能让你在家里也要为家务费神
呢?何况面对你这副身材我早已按捺不住了。」

  「汉哥,你还在取笑人家,人家忙得瘦削了不少……」

  「可是你这双大奶子却是依旧坚挺呢!」

  「啊……汉哥……」丈夫的手紧紧包容着那一双奶子,并用坚挺的下身在她
的美臀磨擦着,久未尝性爱的妻子此刻春情荡漾,按捺不住去抚摸那根诱人的肉
棒儿,也不理会身处狭下的厨房,她只想尽快被丈夫的肉棒儿在自己的小穴中翻
弄、打转。

  「啊啊……很粗……汉哥呀……你真能干唷……」丈夫完全掌握了她的心理,
噗吱一声的完全插入了她的阴户,虽然妻子的小穴不及女儿紧密,但他的肉棒仍
把她的小穴撑得满满的。

  他把紧抱妻子的纤腰,狂乱地干着自己的妻子。她一双巨乳疯狂地上下摆动,
而她的呻吟传遍屋内。「啊……啊……汉哥……快干翻我的小穴吧……噢……这
下很爽 .……哦哦……」或许是妻子久未尝过男人的滋味,他总觉得身下的她比
以往更骚更荡,她的小穴一收一放的吸吮着他的肉棒,淫水多得流到地板上。

  丈夫感到自己快要泄射了,于是伸手去她的阴核上加以搓弄,务求一同达到
高潮。妻子正值沉醉于快感当中,她那肥大的阴核被丈夫轻轻爱抚,使她的高潮
更加强烈,小穴的紧紧包着他的肉棒。「啊……丽英,我要射了……」此时他正
想从她的小穴拔出胀大到极点的肉棒。

  「汉哥,不要……射进来也不要紧啊,啊啊……快……」他把肉棒送进更深
处,精关一松,便把大量精液喷进妻子的体内,以往与女儿作爱他也是在体外泄
射,如今在体内泄射令他感到另一种快感。

人物介绍:
主角姜焕杏18岁
身高:168CM
三围:34C-24-34
腿长:40寸
主角之父姜汉民41岁
身高:176
主角之母姜黄丽英38岁
身高:170CM
三围:36D-25-37
腿长:42寸


                (四)

  经过多番考虑之后,姜焕杏的母亲决定把生意交给儿子打理,一心一意做回
一个家庭主妇。放下生意的包袱后,母亲心境亦变得开朗、轻松,对性爱需求亦
越加渴求,这正是女人一到中年如狼似虎的情况。

  由于平日家中多了一个女人,姜焕杏与父亲已不能像以往般每天在家中胡混。
尝过性爱欢愉的姜焕杏,现在没有了父亲每天与她胡混,心理像有千万蚂蚁咬一
般,性爱这回事常常在这18岁的小女生的脑海中徘徊。这个小淫娃每天在家中
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时,心里有一种冲动想扑上前紧紧拥着父亲,再与他,热烈
地干一场,但无奈母亲常与父亲粘在一起,令这个小女生的欲念无从发泄。

  姜焕杏有一个舅父,是一间餐厅的老板,早年丧妻,育有一子。姜焕杏从妈
妈的口中得知他最近扭伤了左脚,于是奉命去探望一下这个受伤的舅父。其实姜
焕杏与这个舅父不是十分熟稔,只记得自己在多年前出席过舅母的丧礼,还记得
有一个表弟是与自己就读同一所学校的……姜焕杏一边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已
走到舅父家门前。

  「舅舅,我是小杏,妈妈叫我带一些东西给你。」

  「请等一下,我去开门给你进来。」当舅父将门打开后,眼前这个少女的打
扮令他眼前一亮,原来姜焕杏身穿一件贴身的吊带小背心,乳房的弧形曲线表露
无遗。

  「小杏果然有大姐的遗传,身材一样辣!」姜焕杏发现舅父色情的眼光集中
在自一己的乳房上,感到一阵尴尬,但同时她亦发现舅父的裤裆隆起了,姜焕杏
顿时心神一荡,呼吸亦变的急速,乳房以随着呼吸轻轻上下跌荡,很是诱人。看
在舅父的眼中,只觉这个淫荡的小娃儿不知羞耻的诱惑着他,由于他丧妻后性欲
无从发泄,现今面对这个小辣妹真令他欲火高烧。

  姜焕杏亦察觉到舅父对她的心意,何况她自己也有急切的性需要,倒不如让
他在自己身上发一炮吧!

「小杏,舅舅想到房间内更衣,你可否扶我一把呢?」

  此时姜焕杏好像领悟到舅父的心意,二话不说便上前用手轻扶舅父的腰,慢
慢扶着他走向房间,姜焕杏的一双鼓胀的奶子有意无意的抵在舅父的身上,少女
柔软的乳肉顶得舅父心痒痒的,他乘机伸手去轻轻放在姜焕杏的纤腰,希望试探
她的心意,姜焕杏被舅父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而舅父的手轻轻在她的腰间
活动,弄的她开始春心荡漾,亦了解舅父的用意,身体不禁贴得更近。姜焕杏这
种举动使舅父心里不禁喜出望外,好色的手已游动到姜焕杏的美臀,不一会两人
已走到房内。

  房内的二人已急不及待地互相爱抚,舅父坐在床边,示意姜焕杏张开双腿骑
在他的大腿上,姜焕杏带点尴尬地照办,她的阴阜隔着内裤、裙子、舅父的睡裤
及内裤顶着舅父的肉棒,舅父肉棒又热又粗,诱得姜焕杏心里痒痒,下体亦同样
痒痒的,令她不禁轻摆腰枝,磨擦着那根诱人的肉棒。面对着丰乳美臀的少女,
加上少女骚荡的举动,使舅父的肉棒更进一步的膨胀!

  两人的欲火烧到极点,姜焕杏离开舅父的身体,好让他躺在床上,并由姜焕
杏替他脱下紧紧的内裤。然后姜焕杏也脱下内裤,慢慢地坐在舅父朝天的肉棒上,
虽然舅父五寸的肉棒不及父亲的粗大,但对这个初开苞不久的女生已有说不出的
受用!在舅父身上的她上下摇动,媚目半闭快感一浪一浪冲击在她的小穴。「啊
啊……舅舅弄得人家小穴骚骚麻麻的,噢噢……好坏的家伙……啊啊啊……」

  「想不到从小到大也是个乖乖女的小杏,在床上是如此骚荡的!」

  「啊啊……都是舅舅的坏家伙害的,顶得人家骚骚的,啊……这一下真是太
爽……」舅父拉下她背心的领口,再脱下奶罩,好好地观赏她的一双美乳,只见
两只丰满而雪白的乳峰随着姜焕杏的活动上下乱跳,很是诱人,舅父伸手抓紧这
双淫乳,肆意揉搓一番。

  姜焕杏正享受着舅父的肉棒在小穴内抽插着的骚麻快感,与及爱抚乳房的舒
畅感觉,她把上身向前倾,双手抓着舅父的腰间,然后前后摇动着自己的美臀。
「啊啊……舅父……啊啊……很爽啊……」

  当姜焕杏到达高潮之际,舅父也示意快将要爆发,于是姜焕下堤体脱离舅父
的肉棒,然后将玉手放在这跟胀得发紫的肉棒上下套动,不一会便爆射出浓浓的
精液,弄得姜焕杏的脸上,乳房上及小腹上满是白污。享受过高潮的姜焕杏,伏
在舅父身上,一双丰乳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二人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就在此种淫乱的气氛之下,二人干着不伦事情的房间的门突然打开,原来舅
父的儿子-即是姜焕杏的十六岁的表弟,此时他撞破表姊与父亲的不伦行为,更
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心惊胆跳!表弟眼前所见的是姜焕杏上衣的领口被拉下,一双
大乳房完给他看的一清二楚,她的短裙虽然还穿在下身,但仍隐约看到两人结合
着的地方。

  而且染在姜焕杏身上的白色液体亦使表弟知道他们在干那回事。姜焕杏被这
突如其来的表弟吓得不知所措,慌忙用手掩着乳房,并立刻离开舅父的身体,背
向表弟好好整理自己的衣服。

  「爸爸,你怎能与表姊干那回事……」

  「儿子……自从你妈妈死后爸爸一直都很寂寞,爸爸一时按捺不住才与小杏
……而且这是小杏自愿的,我并不是把她强暴。其实男欢女爱,你情我愿,大家
也是各取所需,希望你能谅解爸爸的需要。」

  「那么……如果我也有需要的话我也可以……」此时表弟走到姜焕杏的身后,
双手爱抚着她的乳房。

  原来这个表弟早对姜焕杏起色心,现在有此大好良机正合他意。姜焕杏本身
也并未满足,所以也来个顺水推舟,乘机继续享受性爱,更何况现在有两个男人
在干她,一想到这种淫乱情景使她春心荡漾,欲火上升。


                (五)

  表弟把姜焕杏的衣服全部脱去,姜焕杏一身雪白肌肉,美妙的身段曲线,仿
佛是最纯洁的仙子化身,但一双与同年女生相比大得有点过份的奶子,妖冶地耸
立在胸前,真叫人要去侵犯一下这个姣荡的仙子。表弟第一次面对着这具丰满雪
白的女性身体,感到无比的刺激,肉棒已到达最坚硬的程度。「表弟的肉棒儿竟
比舅父的还粗大……啊……」姜焕杏心中暗喜,但不敢表达内心的惊讶,她明白
到男人对自己家伙的大小十分在意,她果然是一个天生的淫娃,深知男性心理。

  「来!小杏,去吸一吸小俊的肉棒!」姜焕杏坐在床边,埋首在表弟的下身,
先把表弟的龟头轻轻吸吮,然后缓缓把肉棒放进口腔中,表弟感到姜焕杏的口腔
内非常温暖、湿润,而且她的小舌头在他的龟头上打滚,真是舒畅无比!

  旁观的舅父看到她俩表姊弟的乱伦行为,也禁不住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初次
接受女性口交的表弟,又怎能忍受此等强烈的性刺激呢?不消一会已到达高潮,
姜焕杏吐出膨胀到顶峰的肉棒,然后表弟的精液喷射而出,洒在姜焕杏的脸上。

  「啊……讨厌……全射在人家的脸上……弄得人家的脸满是精液。」

  「小杏啊!你也来替舅父消消胀吧。」姜焕杏背向表弟伏在床上,替舅父进
行口交,而她的美臀高高的向着翘起,似是引诱着表弟的扭动着美臀,她此时的
性欲已达高峰,淫水自小穴沿着大腿缓缓地流到床上,表弟双手抚着姜焕杏的臀
肉,把自己的肉棒送进姜焕杏微张的小穴。

  「啊啊……我的好表弟……啊啊……你怎么不懂怜香惜玉啊……不要这么粗
暴地干人家的小穴……你的肉棒这么粗大……要轻点干才行啊…… .嗳呀……噢
噢噢……」表弟始终没有做爱的经验,得到姜焕杏的指导后才懂得抽插的技巧。

  姜焕杏亦被表弟弄得欲仙欲死,表弟的肉棒粗大,每一次的抽插也带给她充
实的快感,这种快感令她加多两分肉紧替舅父口交,他俩父子就这样前后干着这
个淫荡的女生。或许是舅父与表弟之前已发泄过一次,所以这次干的时间更长,
经过二十分钟,姜焕杏在两人中央,用手紧握两人的肉棒,任由两人泄射在自己
的身上。

  姜焕杏满足的倒在床上,满身也是腥腥的精液,之后表弟压在她的身上,玩
弄着她的一双丰乳,她俩互相搓揉玩弄,慢慢地便弄出火来,结果表弟压在姜焕
杏的身上再次干起穴来。后来舅父又再次加入,结果这一个下午三人也不知荒淫
了多少次,到了晚上姜焕杏回到家中,母亲觉得她变得容光焕发,一时间也不明
白是什么原因。自此之后姜焕杏便常到舅父家中作客,享受三人荒唐的性爱。


                (六)

  「小王,这么早便外出了?最近工作很忙吧?」

  「英姐,早啊!最近那班新请回来的年青人没有帮得上的,所以只好我自己
着紧一点吧!!」

  「辛苦你了,最近桂妹身体好吗?」

  「最近换了一个医生,她的身体比以往有些好转。」

  「是吗?真的太好了,我最近比较闲,让我弄一些汤水给她补补身吧!」

  「谢谢你,英姐!我要走了,再见。」看着这个男人健硕的背影,姜黄丽英
展露一丝妖艳的笑容……

  这个与刚与姜焕杏的妈妈姜黄丽英倾谈的男人名叫王英杰,是姜家的邻居,
姜黄丽英与王英杰以往因生意上的合作而认识,王英杰现在居住的单位也是姜黄
丽英介绍的。

  王英杰有一位妻子,名叫陈桂英,早年得了肝病,虽然现已痊愈,但身体却
弄至十分虚弱,由于这个原因他们两夫妇的性事甚为缺乏,所以陈桂英迟迟未能
为王家生儿育女。

  这天正值假期,一大清早姜焕杏与父亲准备前往探望爷爷。「你们两父女准
备好便尽快起程吧,别让爷爷久等,我现在拿些汤水给桂妹 .」姜黄丽英说毕便
提着汤壶出门。

  「小杏,你的面色看来不是太好。」

  「爸爸,我有点头晕,我想多睡一会,不如我下午自己到爷爷那边跟你们吃
午饭,好吗?」

  「这样也好,反正你到爷爷家里也只是闷坐,倒不如让你休息一下吧,别弄
坏身子……」姜焕杏于是回到房中睡觉,一睡就睡到中午……

  姜焕杏经过休息后精神十足,正准备更衣外出,当她正脱掉内衣裤时,突然
听到家中的大门打开的声音。起初姜焕杏以为是她的妈妈回家,但后来她却听到
一把男人的声音,与及她妈妈的声音。

  「英姐,快来呀,我好久没有舒服过了。」

  「讨厌……竟然要人家在自己的家中干……」

  「是英姐你对我说你家中没有人,是你自己主动叫我来的。」

  「讨厌……啊啊……别摸那处……」

  「已经这般湿了,英姐你满色的……」姜焕杏把房门开少许偷看,发现母亲
与一个男人在搂搂抱抱的,姜焕杏只看到母亲合上眼快慰的表情,那个男人正背
向姜焕杏的房间,但从这个健硕的背部看来,他就是在姜焕杏心中彬彬有礼的王
英杰。

  「王先生竟然和妈妈搞上……还在家中偷情……」面对这种情况,姜焕杏一
时间不知如何处理,她只好静观其变。

  母亲的内裤以被王英杰脱了下来,然后母亲扶着餐桌由王英杰从后干着,可
能母亲认为家中只的她们两人在偷欢,所以毫无顾忌高声呻吟。

  「啊……噢噢噢……顶得真爽……美死了……啊啊……唔唔……咿呀……噢
噢噢……」母亲的一双三十六D的豪乳淫荡地随着王英杰的抽送前后摆动。

  王英杰爱抚着母亲的大腿,母亲的双腿修长动人,大腿更是丰腴柔嫩,他的
手享受过母亲的柔美大腿后游到她阴户,轻抚着湿润的阴毛,而且更在她最敏感
的阴核上搓揉,时轻时重,令母亲感到下身又酥又麻,美得伸出舌头舔着嘴唇。

  姜焕杏看到母亲舒服的模样,心中感到不是味儿,但看到他两男女交合之处
的淫秽动作,那根粗大的肉棒弄得母亲的阴户红红胀胀,母亲的淫水正大量涌出,
看着这幕活春宫的姜焕杏心里春情荡漾,不自禁地用手去抚弄自己的下体。

  经过十五分钟激烈的抽送,母亲已达高潮了,王英杰抽出胀大的肉棒,将大
量浓浓的精液泄射在母亲的肥臀上,母亲面上流露满足的表情,用手沾了些王英
杰的精液,放入自己的阴户爱抚。

  王英杰抱起母亲到沙发上,两人互相爱抚,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英姐啊…汉哥很久没有抚过你这双大奶奶吗?为什么今天有这种兴致找我
来呵护这对大咪咪呢?」

  「才不是…人家两夫妇昨晚才亲热过,今天早上我的内裤满是他的「东西」,
嘻嘻…只是他今天出了门,我怕他今天太累,晚上不能服侍人家…所以找我的好
杰弟来舒服一下。」

  「你这荡妇…都怪我不好,虽然我与英姐你在床上很配合,但我始终爱的是
桂妹…可惜她身体不好,实在无法与我进行鱼水之欢…然则又给我遇上英姐你这
个艳妇…真是冤孽…」

  「为什么你说出这些话?我们不是早已清楚明白我们的关系到了那个地步吗?
我们也有各自所爱,现在我们走在一起只是发泄我们旺盛的性欲,桂妹需要你的
爱及照顾,而你得不到的满足就在英姐身上发泄吧!」姜焕杏此时恍然大悟,母
亲与王英杰的关系只是肉欲上的伙伴而已,这正好兴她和父亲的关系一模一样,
可能就是母亲遗传这种思想给她,所以养成了她日后对性爱的开放的态度,为她
带来多姿多彩的性生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