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教師

女教師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这位置最合适偷看……」
早上,和尚潜入内院,又在洞口中偷看。
这一次是偷看所谓不乾净的地方厕所。
学生们知道白天的课程,早上六点起床,上山去跑一圈,然后回到院子里练剑之后,才吃早餐。
现在是早餐后仅有的时间,她们当然会充份利用。
类似这种厕所共有三间,而由这个洞正好可以三间都看得清楚,而且洞与地板的高度几乎相同,因此可以正好看见女性的裂缝。
和尚趁大家在忙时,曾在这里看过来作法事的太太、女儿、或者穿丧服的家属在这里排便的姿势。
青春期少女的排尿速度较急,而且颜色透明带点黄色,且尿出来的角度与尿道口有点微妙的不同。
这三间并排的厕所,有时会被用来充当换衣服用。隔壁有一间为了消灭小便的声音故意弄出水声来。但大家都不会拿很多水到厕所里的,有的女孩子会用金属敲内墙製造声音来消除自己小便的声音,倒是乐了和尚。
大部份的人大便,都是匆匆忙忙擦擦屁股就走。一定是一旦开始练剑,没有时间溜出来排便。
『像这种情形的人,大都会便秘……』
和尚一边笑着一边来回地偷看三个厕所内的情形。内院因数木茂盛而显得较为昏暗,而厕所那边反而较亮,因此和尚走来走去也不怕被发现,再加上蝉鸣声正好抵消掉他的脚步声。
不久,所有的学生大都前往练剑场了,三间厕所空了二间。
最后一人也发觉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但她小便完了,并没有马上站起来,只见到她摒气凝神地用力着,而她粉红色的肛门也在收缩着。
和尚在洞中看到,也跟着吞口水。去偷看一大群女生洗澡,倒不如看一个人蹲厕所的样子,更能使他兴奋。
当她的脸往上抬时,是一张剑眉凤眼,充满野性美的少女。长头髮束在脑后面,看她的长相一副练武的样子,她斜眼看人的样子,好像是画中美人一样。
和尚认识她,片桐久美子,剑道二段高手,是都内女子高中剑道队队长。身材高大、腿很修长,穿上练剑的服装有一股凛然的气质,听说很多一年级的学生因仰慕她而加入剑道社的。
因为是队长,所以可以最后一个进入道场。她大概知道很多同学及一年级的学生很仰慕她,如果被她们听到她排便的声音,实在是不好意思,所以宁愿留到最后也说不定。
就这样凝视着久美子,和尚的兴奋得到最高潮,阴茎自然而然地勃起。
不久,久美子的肛门响起最美妙的声音,粉红色的肛门开始跃动,她的内壁不断地扩大成为圆形,然后从里面挤出一条长长的黄金。阿摩尼亚的臭味飘了出来,但那新鲜的臭味,反而使和尚觉得舒服。
就这样切断掉落后,再挤出新的来,这期间可听到久美子喘息的声音。
『像这么美的脸,大便的量应该不会多么?』和尚以严肃的表情,摒住呼吸的样子往里面偷看着。
那个圆洞在一张一合之间,可以看出它内部的肌肉相当富弹性,而且排便的时间相当紧凑。
也许是站太久脚有点麻痺,于是和尚想到前面看她的裂缝。
毛色很深,黑黑的耻毛既柔软又密集,小阴唇的颜色相当艳丽,阴唇及阴蒂都相当发达。
「看她这样子,一定吸引很多人……」
就在和尚这么想的当儿,久美子终于吐了一口气,鬆弛了全身的紧张,然后拿起放在旁边的卫生纸,她仔细地擦拭肛门,连湿了的裂缝也擦了好几遍。然后把使用过的纸毫不爱惜地丢弃,就在和尚的面前穿起内裤与短裤。
不久,久美子离开了厕所,而和尚则仍留在当地,吸吮着久美子所留下的臭味。随后,自己也绕过院子去道场看她们练剑。
吃完中饭,有三十分钟休息时间的学生们,欢声雷动地去接人。
「去接谁呢?」
「啊!生活指导的女老师。」
和尚问着,而坐在屋檐下吸烟的籐尾,无聊地回答着。但是锐利的眼光一直注视外面,一直看着被学生包围而走出车子的女老师。
「深见亚纪子,二十三岁,英文老师,拥有剑道初段的资格,是新来的女老师,为了早点适应学校生活,所以担任指导老师,特地来参加集训。」
「原来如此,是个大美人嘛,而且又很受学生们的喜爱。」
和尚眼睛瞪着穿着白色洋装的亚纪子,一副欲将她生吞的样子。
又捲又黑的长髮,在夏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浑圆的胸部及腰身,身材相当曼纱足可媲美模特儿。而且漂亮的脸上充满智慧的光芒,脸上始终保持微笑,微微露出白色的牙齿,彷彿是大慈大悲的菩萨降临凡间一般。
只有亚纪子的週遭彷彿由仲夏变成温暖的春天一样,可爱芬芳的花朵真是让人眼光捨不得离开她。
「好像是天仙一般……」和尚小声地说道,深怕被亚纪子听到,然后走下走廊,过来打招呼。
不久,亚纪子已经站在籐尾与和尚的面前。
「给您添麻烦了!我叫深见亚纪子。」并向和尚深深地一鞠躬︰「欢迎来到山中,阳光很强烈,赶快进来。来,叫个人去端麦茶出来。」
说完,由香马上说好,就由外面直接跑去厨房了。
「籐尾老师,每天面对女孩子,很头痛吧?」在走廊坐下后,亚纪子以优美的声音问道。
以老师的立场而言,她并不赞成籐尾严厉的教学方式,但他是前辈,自然得尊重他。
「不会,这些孩子都没有碰到生理期,自然不会有麻烦,而且在山上也无处可逃。」
籐尾边抽着烟边说道,亚纪子听了以后眉头都皱了起来。
亚纪子在高中时代就已经练习过剑道,也曾经和籐尾比赛过,对于籐尾的粗暴,一点没有像运动员般的开朗与温和,一直感到很厌恶。
「我看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好了,坐了那么久的车子,一定很累吧?」
和尚将由香端来的麦茶递给亚纪子,然后直盯着亚纪子浑圆的屁股。明天早上一定要去看这位大美人排便的姿势,想到这里,阴茎早已震动不已。
「没有迷路吧?」
「没有,只有一条路直接通上来,不过刚才有听到报导,说有颱风正在接近中……」亚纪子喝了一口麦茶后说道。
籐尾似乎不将她放在眼里似的,逕自站了起来︰「休息到此结束,下午剑道练习开始了。」
「是!」籐尾说完,一直在山门的树荫下休息的学生们站了起来,很有精神地回答着。
因为大家憧憬的亚纪子一来,突然之间,大伙儿都精神百倍。有些学生将暑假的英语作业都带来了,她们希望老师在自由活动时间能给予指导。
「深见老师如果休息够了,请到道场来观摩一下。」
籐尾对亚纪子说道,然后拿起放在一旁的竹剑,而学生们则尾随其后,往道场的方向而去。
不久就开始午后的练习。
因为要参加秋季考试,不过仍有人拥有好成绩而继续留下来接受训练的,那就是队长久美子。
但是也许是美丽又是女老师的到来,使得大家更是精神百倍。也许是上了年纪的女人较具魅力吧,也或许是因为禁止和其他男校交往的结果,反正高中女子竟然会有互相争风吃醋的情形产生。
但是籐尾并不认为自己没有魅力。对美雪而言,她只是单纯地陷入在爱恋之中,不光是性慾而已。而籐尾最初并没有侵犯她们的念头。
练习不久,籐尾与久美子成为对峙的局面。当然,久美子相当出类拔萃,但女子二段与男子四段毕竟相差甚远,所以根本不是籐尾的对手。
「喂!脚步要向前。」
籐尾在出声的当儿,轻轻击到久美子的竹剑上,并且借势打到久美子的屁股上。
「呜……」
籐尾的手可以感觉到对方屁股的弹力,而久美子痛得叫了出声,但虽然被击中依然藉着竹剑的力量挺立着。
她与美雪正好是相反的典型,久美子愈是挫败会愈战愈勇,而且籐尾喜欢久美子生气的眼神。
籐尾在击中她以后,再次发觉空隙,不停地猛攻上来。
带有少女气息的汗臭味使籐尾陶醉,当久美子靠近时,可以闻到一股青春少女特有的芳香。
此时,亚纪子已来到门口,换上一件水蓝的衣服,她似乎无意加入他们的练习。最初的本意就是来照顾学生,只是帮忙她们煮饭以及打扫,并不想加入击剑的练习,所以只是过来观摩学生的练习而已。
就在籐尾偷偷看亚纪子的瞬间,久美子早已逮到这个好机会,久美子快速前进竹剑往籐尾的面门挥出。
籐尾虽然马上回神,但已来不及躲掉这一剑。此时,方法只有一个,就是不退反攻,先攻久美子的面门。
籐尾身形敏捷地、无意识地一挥,準备化解危机,因此竹剑的前端,猛力地直刺久美子的喉咙。
「啊……」久美子的喉咙疼痛欲裂,漂亮的脸痛得扭成一团,竹剑顺势的冲击力实在太大。
「哇啊!」就在久美子仰倒下的同时,在一旁观看的亚纪子叫了出声。而其他的学生也停止练习,朝久美子这边看。
「完了……太用力了……」
籐尾非常后悔,急忙地拿下面具,跑到久美子身边来。亚纪子比他早一步,已经解开久美子的面具。
久美子痛得昏了过去,亚纪子将她扶了起来,只看到她白皙的喉咙早已多了一层青紫色的刀痕。
「水泽,去拿湿毛巾来。」亚纪子对由香吩咐道,然后皱着美丽的眉头看着籐尾。
「籐尾老师!怎么回事,对方是女孩子呢?」
声音凛然地在道场中响起,而所有的声音全静下来,而学生们个个俯着脸,彷彿老师是在骂自己一般。
不久,由香拿来湿毛巾,敷在久美子的喉咙上,籐尾抱起久美子。
「大家继续练习。」
籐尾说完,就由已获得初段的二年级担任指挥,然后离去,亚纪子当然是尾随其后。
背后再度响起竹剑的声音,但是因为大家担心久美子的情形,因此打得无精打采。
不久,籐尾将久美子放在遮阴的走廊下。
「怎么啦?」和尚也出来,看到久美子躺在那里,便关心地问道。
「哎!用力过当……」籐尾说着,亚纪子则一脸怒容。
久美子的剑道服的上衣被脱下来。
「男性请到那边去。」亚纪子口气不怎么好的说道。
「让我来可以吗?」
和尚去拿了急救箱来了之后,就一直盯着久美子满是汗水而一直起伏的胸部看着。
籐尾要离去时,久美子才醒了过来,用手抱着胸部,起身坐着。
「休息一下,待会儿再回去练习。」
看她讲话的样子,应是没有什么大碍才对。
「哇啊!好勇敢,伤得这么重还要继续练习。不过你的剑术也蛮高明的。」
籐尾说完,久美子也露齿一笑。
「不,剑道是一种格斗,有很多的人就是喜欢将对手击倒。」
亚纪子当久美子的面负气地说道,并再度地坐回屋檐的地板上。
「那么剑道练习的事,由你来主持如何?」籐尾对亚纪子说道。
「今天我只是来观摩而已?」亚纪子似乎仍有不满。
「是吗?那么剑道指导就由我全权负责好了。」
回复本来面目的籐尾,以胜利者的口吻对亚纪子说道,然后与久美子一起回道场去。
黄昏时,当练习结束后,学生们各自忙着洗衣、準备洗澡水及晚餐等工作,亚纪子去清扫道场。学生已全部离开道场了,最后只剩下籐尾及亚纪子在关门。
「白天真是抱歉,在练剑道方面,籐尾老师是一位高手。」亚纪子对在更衣室摘下面具的籐尾说道。
「哪里,她们都是千金小姐,本来就比较不喜欢粗暴的剑道,所以别人如何批评,我不会在意的。」籐尾盯着满脸忧容的亚纪子说道︰「怎么样?要不要再和我比划一下?」
「不要……我不敢……」面对面地看着,亚纪子不由得低下头来。
「那么不要比剑道,作为性交的对象如何呢?」
籐尾不怀好意的口气,亚纪子一时会意不过来,只有愣在那里。
「你应该不是处女了吧?有男朋友吗?」
「你……你太失礼了……」
亚纪子圆睁杏眼,背对着籐尾离开更衣室。但是,籐尾冲上来抱住她。
「呀啊!干什么?」
丰满的胸部被抓着,然后背后的人又用舌头吻着亚纪子的颈子。
「没有练剑不会有汗臭味,而小应该很香的。」
籐尾把亚纪子抱了进来,压在地板上。
「我要使她这个傲慢的女人的私处变得湿淋淋的!」
「来人啊……救命啊!」嘴唇被强力地压住,亚纪子拚命地抵抗,香甜的口气混合着高级口红的味道。
在学校时,碍于学生及校规,怕被人说闲话,一直压抑着的慾望,一直等到此次到山中来集训才获得良机,籐尾像野兽一般想发洩自己的慾火。
既能发洩慾火,又不怕被人撞见,而且他自信有能力收服对方的心。
亚纪子被强行压着,双唇又被吻着,籐尾将她的T恤往上拉,露出光滑的肌肤。T恤下面只有胸罩,籐尾用力扯下胸罩,顿时美丽白皙的乳房呈现在眼前。
籐尾俯身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乳头,亚纪子全身为之一震。接着,腾尾双手揉弄着双乳,并不时地吸吮着。
「呜……呜……啊……」亚纪子不断呻吟出声。
籐尾更进一步地将手伸入内裤里,并用手指压着。虽然她想叫出声,但是可惜嘴唇被压得死死的。
手指抚摸着柔软的耻毛,手指更滑入谷间。
「呜……呜……」亚纪子激烈地叫出声后,身体跳了起来。
手指接触到阴唇,籐尾更是用力地往阴蒂附近探索。
不久,亚纪子不再抵抗,将身体缩成一团。她非常了解籐尾虐待狂的个性,愈是抵抗则后果更是难以想像,因此乾脆蜷缩在一起。
籐尾一边刺激阴唇,一边松张着嘴。
「求你……别强暴我。」
代之而起的是悲泣声,亚纪子的眼睛湿润,她现在不是女老师,是一位软弱的年轻女子。无论如何她也是今年才刚从大学毕业的女孩,而且才离开学校一定很怕像籐尾如此粗暴的男人。
亚纪子和女学生们一样,在良好的家庭中成长,是尚不知人间丑恶一面的女孩。
「好!我不强暴你,但你要老实回答。」籐尾依旧压住她的身体,脸靠近她的脸说道。
「你认识几个男人?」他低声问道,而亚纪子则皱起眉头来。
籐尾的手指依旧在裂缝中蠢蠢欲动。
「啊!你只要回答,我的手指自然会放开,但如果说谎……我会好好侍候你的……知道吗?」
「一个……」
「哼!喝过男人的精液吧?」
籐尾继续淫秽的问道,而此时的亚纪子早已泪淋淋,她点点头,又摇摇头。
「很好!我要看是否是真的?」籐尾一口气将外裤连内裤一併脱下。
「不要……我们约法三章的……」
「我又不会侵犯你,只要看一下而已。」
籐尾粗暴地将亚纪子的下半身拱起,然后将脸埋在她雪白的大腿间。柔软的耻毛与膨胀的耻丘,全是上帝的杰作。
露出的小阴唇呈浓浓的粉红色,用手指拨开,里面的嫩肉则光艳动人。
真的是没有性交过,是一个完美无暇的处女。
当籐尾的脸靠近她的下体时,亚纪子羞得用手住脸。
籐尾突然将脸趴在中心点上。
「啊!」亚纪子身体一震,大腿自然将籐尾的脸夹住。
经过长途坐车,而且又帮学生作清扫工作,所以股间早因流汗而湿润着。
当籐尾的鼻子接触到耻毛时,体臭加上一股尿臭味袭了上来,同时舌头舔着湿润的膣口时,有股说不出的味道。
「不要……」亚纪子坐了起来,下半身不断地扭曲着。
「真漂亮的老师,你的与学生一样,发出一股特别的芳香。」
虽然籐尾说得油腔滑调,亚纪子拚命地要保护自己,故而充耳不闻。
籐尾的舌头舔向膣口的内部,然后将亚纪子翻了过来,并将自己的脸埋在她浑圆的臀部里。
用手指将其拉开,则露出可爱粉红的花蕾。籐尾将脸埋在屁股上,用舌头去舔女老师的肛门。
「呀……不要……」亚纪子的屁股一阵紧绷,白色的臀部不断颤抖。
一股清香的感觉,籐尾光想到去舔这个部位,就早已心猿意马了。
「你的男朋友在入浴前会舔你这个髒的肛门吗?就像刚才那样?」籐尾调戏地说道,而舌头依旧执拗地往肛门的深处舔去,并用手指玩弄着阴唇。
亚纪子的脸被压着,呼吸困难而全身僵直,但是在籐尾的手指刺激下,肌肤还是有反应的,呻吟声透过覆盖的脸由指缝间流洩出来。
不久,籐尾将头抬起来,将在裂缝的手指拿起来嗅着,指尖已经黏黏的。
「你看湿淋淋的,很喜欢被插进去的样子?」
亚纪子拚命地摇头。
「好,照约定我不会强暴你,但除了小以外,你全要听我的。」
籐尾露出勃起的阴茎,然后靠在墙壁上,双腿往前伸。
「过来,快点!待会儿学生可能会过来察看。你不想被插入,至少也要让男人高兴,知道吗?」
籐尾拿起竹剑打在俯卧着的亚纪子的屁股上。
「呀啊……」虽然打得并不用力,但亚纪子整个身体都弹了起来。
「一定要弄到射精为止,如果你服侍的好,可以早点结束。」
籐尾手里依然握着竹剑,将亚纪子引到自己的股间来。
亚纪子觉悟到,如果不照做可能无法善罢干休,于是用颤抖的手伸向阴茎,虽然对那只挺立的小鸟感觉颇为厌恶,但她更怕籐尾以暴力加诸于身。
不久亚纪子的手心将阴茎包住,并搓动了起来。
满是汗水的手心,以及细緻的手指,感觉虽好,但离射精的程度尚远。
「这样不够爽快,用乳房夹夹看看。」
籐尾拉开她的手,粗暴地脱掉她的上衣。
「啊……」
「你的小已经看过了,现在看看你的乳房的样子。」
籐尾拉开胸罩后,用手抓住丰满的乳房。
「唔……」亚纪子痛得皱起眉头。
白皙的乳房透着淡绿色的静脉,已经是相当成熟的乳房。新鲜害羞的乳头挺挺玉立,散发出一股诱人的清香来。
「快……用乳房摩擦。」
亚纪子悲痛地用牙齿咬住嘴唇,慢慢地将胸部与籐尾的股间结合在一起,然后用双手抓住自己的乳房去夹住阴茎。
阴茎彷彿是三明治一样被夹在中间,在来回转动之中获得无比的快感。
「好……好舒服!如果失业可以改行去按摩,光是这一招就够了。堪与小匹敌的自然是你这位美丽女老师的嘴巴罗!」
籐尾欲达到最后的目的,于是抓起了亚纪子的头髮,然后移动自己阴茎的位置。
阴茎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脸前,亚纪子本能地别过脸去。
刚结束练剑,他的下体笼罩着男人的体臭与汗臭味。看到亚纪子皱着眉头的表情,使籐尾更加兴奋。
「如果不想挨打,就赶快用嘴含着。」
籐尾威胁下,亚纪子终于张口含住龟头。
「不要用牙齿咬,要不然我会敲掉你所有的牙齿。」
籐尾抓住亚纪子的头髮,让阴茎深入喉咙。亚纪子温热的气息,圆嫩的触感以及热呼呼的唾液,让籐尾的呼吸一阵顺畅。
「舌头要动,你一定和男朋友作过吧?」
当他的命令一出时,柔软地舌头已缓缓在动,但是动了一下后就停止不再动了,而含着的泪水悄悄地掉落,肩膀也起伏不定。
不久,籐尾用双手捧着亚纪子的脸,自己有规律地动了起来。
「呜……呜……」
唇与龟头不断地摩擦着,长头髮不断地摇摆着,使籐尾的下腹与大腿内侧都痒痒的。而下体则因满溢出来的唾液,沾满了阴茎以外的阴毛等,在上下运动时发出「啾啾」的声音。
「对……用力吸。」籐尾渐渐高潮,抓着头髮的律动也加快。
「呜……出来了……一滴也不剩……」
一阵快感刺激着籐尾,随着他的声音,而射出大量的精液来。
「呜……呜……」亚纪子发出呻吟,那是因为一股热液射进她的喉咙深处,那股异味使她想呕吐。
她感觉好像要断气一样,脸皱在一起,仍拚命地含着阴茎。
亚纪子虽然发出声音,但龟头仍紧紧地被含在嘴里。
不久,籐尾挤出最后一滴精液后,终于舒了一口气。亚纪子的嘴也鬆开,一边喘息一边用手擦拭着嘴巴。
亚纪子的房间在主屋的另外一室。如果想与学生们住在同一房间,实在太挤了,于是就选一间比较近的房间单独住进。
当然要洗澡,亚纪子一个人去洗澡。当然也可以和一年级的学生共浴,但为了维持学生与老师之间的距离,所以不适合裸裎相见。
她当然对于籐尾的事只好保持缄默,所以到了吃晚餐时,已经有些镇静了,也可以以微笑来应付学生之间的谈笑。而学生们也认为亚纪子是因为长途坐车,而觉得疲倦之故,并未发觉异样。
不久,熄灯后,籐尾趁学生睡着时,悄悄地来到亚纪子的房间。
「啊……」
亚纪子认出是籐尾,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一切和籐尾想的都一样,她并没有睡着,还在想着下午的事。
「出去……」
「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不叫警察来?你应该知道我会再对你下手的。」
籐尾笑得很邪气地逼迫着亚纪子,而她则悲伤的用手住嘴巴。女孩子经常会为羞耻及面子问题,而忘形地用手掩住嘴巴。
「呜……呜……」
亚纪子呻吟着,并拚命想用手赶走籐尾。但是籐尾并不放过亚纪子,他欺身来用力地抓住她,然后事先準备好的用贴布,将亚纪子的双手绑在后面。
「你本来就希望被侵袭的吗?」籐尾用言语揶揄着动弹不得的亚纪子。
亚纪子穿着与学生不同颜色的浴衣,当然下摆弄乱了,露出了雪白的大腿。籐尾抓住她的双腿,将裙摆往上拉后,顺势去拉她的内裤。
「哼!洗过以后更漂亮。」
籐尾将脱下的内裤在亚纪子的面前晃了一下,然后将内裤放在自己的面前,用鼻子用力地嗅着。内裤仍留有亚纪子的余温,而且有一股清洁的感觉。
亚纪子全身动弹不得,只有俯首流泪,默默地流着后悔的泪水。
籐尾将她压着,然后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亚纪子依然穿着浴衣,只是带子被解开而已,与全裸比起来更具魅力。此时,亚纪子双手被绑在后面,但并非仰躺着,而是横躺着而且双膝紧闭。
「不要客气,张开大腿,你不是希望我舔你的小吗?」
籐尾抓起一脚将它拉开,然后将脸埋进洗的乾乾净净的大腿根部。
「呜……啊……」籐尾的脸突然靠近裂缝,亚纪子急得叫出声。
籐尾用大姆指把耻丘的肉往上压,然后用舌尖努力地去舔阴蒂。亚纪子拚命地抵抗,虽然双手被绑在背后,她忍住疼痛,将身体翻了过去。于是籐尾乾脆抱住她的屁股,然后将脸凑上去,并用舌头舔着阴唇的内侧。
籐尾拿出他早已预备好的手电筒,照在那湿淋淋的阴唇上。只见那阴唇里面非常躁热,湿漉漉的不光是唾液而已,还有蜜汁渗出。
籐尾的鼻尖趴在肛门上嗅着,那浑圆的屁股一阵颤抖。在舔着肛门时,屁股不断地抖着,而覆盖其上的浴衣自然飘着她的体香味,而由阴唇流出来的蜜液,一直流到大腿上。
「真是够湿润了,光是嘴里说讨厌,其实心里是很喜欢的。」
籐尾用两只大姆指将屁股撑开,虽然她被压着,但仍扭着腰以示抗拒。
籐尾再次使她横躺着,然后用中指插入湿润的膣穴中,另外还去舔着她的乳头。
「呜呜……」亚纪子呻吟出声,然后紧紧地吸住籐尾的手指。
乳头非常坚挺,籐尾用嘴唇挟着,然后用力地吸着,并用嘴巴与鼻子摩擦着柔软的乳房。
他交叉地吸吮着乳头,并用舌头舔着。然后籐尾顺势往上,吻住她的唇。
「呜……」在腔内的手指蠢蠢欲动,亚纪子的呼吸则愈来愈急促。
在唇与手之间产生很多唾液的小泡沫,籐尾不断地吸吮着。在手指激烈的运作下,爱液不断地流了出来。
亚纪子难受得皱着眉头,而呼吸则愈来愈燥热。
现在大慨不用再塞住嘴了,籐尾将手指拔出后,用毛巾擦拭了一下。
「夜很漫长,你就好好地当我的性奴隶吧。」籐尾边说,边将亚纪子的脸压在自己的脚下︰「舔它。」
脚趾已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气,籐尾将脚趾放在亚纪子的口中。亚纪子虽然痛苦,也只好将脚趾含在口中,然后开始舔了起来。
「呼呼,对了。如果你这位心高气傲又美丽的女老师,做这种事一定不愿被学生看到吧!」
籐尾虽然信口开河地说着,但事实上真的有学生在偷看他们二人。
是美雪,她今夜也偷偷溜到籐尾的房间。虽然对方会羞辱她,但她似乎再也忍受不了了,今天在练剑时,早已心猿意马。
但是却扑了一个空,美雪失望地走了回来,恰巧听到亚纪子的房内传出呻吟声,于是美雪好奇地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因此,目击了二位老师的窘态。
亚纪子的浴衣已皱皱的,乳房与下体都露了出来,双手被绑在后面,皱着眉头而拚命地舔籐尾的脚趾。
突然之间,美雪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呢。而一点缺点也没有的完美又高雅的亚纪子,正气喘呼呼地吸吮着男人的脚,而若隐若现的下体,发出一股光泽。
她不相信他们以前就是恋人,虽然她还强暴了自己,但亚纪子不可能会顺从他的。但是看亚纪子动舌头的方式以及难听的声音,并非完全抗拒的样子。还是再被责打时,不知不觉中,身心的花蕊都热了起来,就像自己一样……
美雪除了对于自己所崇拜的老师感到绝望,除了嫉妒外,另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当她撞见男女的这种行为,更加陶醉于想看看她们苟合的情形。
「现在舔这边。」籐尾以淫秽的言语说道。他下体的东西,已勃起凸出的龟头发出红黑色的光,前端还渗出黏液。
『最后会舔那个吧?』美雪这么想着,愈是走不开。她摒住呼吸,没想到在仲夏之夜也会发抖,真是不得了。
不久籐尾的双脚的趾头早已沾满了唾液,然后他夹住她的脸颊,令她的口打开后,一把唾液吐在她口里。
亚纪子紧皱双眉,想吐又不敢吐出来,只得发出哀鸣声。
「好吃吗?和黄昏喝的精液,哪个比较好呢?」
『原来现在不是第一次……』美雪躲在纸门后偷看,如果被亚纪子发现可就不得了了。
虽然她并不是特别喜欢籐尾,虽然以前曾经崇拜过他,但是现在对他也不知是憎恨还是嫉妒,十七岁的心理倒是挺焦急的。
「说说你最喜欢的事物吧!」籐尾说道。
「求你……」双手被缚在后,亚纪子苦不堪言。
「什么事?」
「将手解开……」
「好吧。」籐尾点点头,然后解开亚纪子的束缚。
手腕有一道痕迹,而手指早已麻的发青。
给予自由后,发现亚纪子既没有抵抗也没有逃的意思。再一次将阴茎插入,亚纪子自动用口含着,而且舌头的动作比黄昏时更加大胆。
决不可以很快射精,一定要玩个过瘾。虽说这是强暴的行为,即使用湿润的刺泪与兴奋也不可能忘了自己是谁才对,不过此次和前次急着要去和学生吃晚餐不同,有的是时间。
亚纪子的动作感觉似乎是即使堕落也无所谓。
「如果你也想被舔,就把小穴向着我。」
听到籐尾说的话以后,亚纪子口里依然含着阴茎,然后慢慢地转过身去。
因为不知美雪在偷看,他们採取女上男下的做爱姿势。
籐尾用双手抱住屁股,开始卖力地舔着。
「啊……」一边舔着阴茎,亚纪子受不了屁股的震动而呻吟出声。
阴唇内流出大量的爱液,爱液沾满了籐尾的舌头、嘴唇与鼻尖。
籐尾眼前是色彩鲜艳的肛门以及丰满的臀部,而他则拚命舔着阴蒂以及腔口的深处。舌头舔到敏感的部位时,亚纪子也反射式地用力吸吮龟头,一股热气不断地释放出来。
看到这一幕的美雪,不知不觉将手指压在短裤上,而呼吸也急促起来。
心中大大感到绝望,没想到那么优秀的老师,竟然不拒绝,而且那么卖力地吸吮男人的下体,但轻视归轻视,身体早已忍受不住。
美雪的位置正好是在亚纪子脸的对面,而她的屁股及裂缝正好对着她。籐尾拚命地舔着的动作,美雪觉得好像是在舔自己的腔口与阴蒂一样。
籐尾的舌头不停地动着,而美雪也用自己的手指不停地动着,她感觉比前次被强暴时更能获得快感。而美雪的裂缝早已像上次一样,爱液早多得渗透到外裤的手指上。
美雪站不起来,乾脆坐在走廊的地板上,手指的动作则愈来愈激烈。
「很好,如果不叫出声实在可惜。」
籐尾站起来,与在上面的亚纪子交换位置。
「从后面开始,所以将屁股抬高。」籐尾从后面抱住亚纪子,向股间进攻。
完全是采由后面插入的姿势,使得亚纪子无法抗拒。大腿流了很多爱液,彷彿是涂上奶油一般。虽然心里想拒绝,但湿润的腔口则非常想得到肉棒。现在的亚纪子与其要抵抗,倒不如说自己有意识让人强暴来得贴切。
『难道自己真的如此好色吗?与自己有关係的唯一的男朋友,都坚信性交是建立在爱情之上而相互尊重,虽有过多次爱抚的经验,却未曾真正性交过。但是被同事施暴时,也没有情人般的爱抚自己,为何会气喘如牛呢?』
「不……不要……」
「嘻嘻!你的小穴可是愿意的。如果真的不愿意,可叫学生来救你。」
籐尾看亚纪子的表情,了解她早已慾火中烧,毫不犹豫地举起阴茎来。
不久,就一口气将阴茎插入女老师的柔肉里。
「啊……呜……」
亚纪子埋在床单上的脸,痛得扭成一团,腔将侵入的阴茎紧紧夹住,似乎在体会男人的热力。
而偷看的美雪,也慾火中烧。一指玩弄着阴蒂的手指,也像亚纪子被侵犯一样,深深地插入腔中。
「很好,再用力夹,会更舒服的。」
籐尾压抑着喘息声,然后抱着亚纪子的腰部,开始激烈地动了起来。
刚插入时,满是汗的屁股的裂缝好像是吸盘一样吸住籐尾的下体,但在激烈的动作后,就发出「啾啾」的淫声。
不久在上面的籐尾伸出双手,由亚纪子的背后穿过两腋,去抓住正在摇晃的乳房︰「啊……好棒……」
亚纪子兴奋得全身痉挛,腔穴也开始收缩,而籐尾也在激烈的快感中射精。
而在此同时,靠在墙壁边的美雪,也忍不住地叫了出声,而获得高潮。
「美雪,昨夜跑到哪儿去了?而且不光是昨夜,前天夜里也找不到你。」早上在洗脸时,久美子如此问道。
久美子虽然是队长,但她与美雪从小学时候起两人就相当要好。活泼的久美子与乖巧的美雪,不同的性格,反而成为要好的朋友。于是在高中进入剑社的久美子,很热心地邀请缺乏运动的美雪也加入剑道社。
「咦?我去上厕所……」
美雪撒谎,她不愿被久美子发觉事情的真相,虽然久美子半夜醒来,发现美雪不在,不过自己也因为太过疲劳,所以翻过身后就又睡着了。
「是不是便秘了?」
久美子声音低低的问,但彷彿野豹般的锐利眼光,则盯着美雪看。但是眼光与练剑时不同,是一种恶作剧的表情。
「嗯……」
「如厕所习惯不太一样,有的人就无法大得出来,虽然我无所谓,但好像很多人有这种情形发生。」
幸好,久美子同意这种说法,而且同情似的点三次头。
「便秘药已经用完了,不过有浣肠药。」
「哇啊!」后面突然出声,久美子与美雪吓了一跳。
「和尚都听见了!真讨厌……」
「学生的健康管理非常重要,我当然要尽力帮忙了。哈哈哈……」
久美子用杏眼瞪着他,和尚则哈哈大笑,悠然地走向走廊。
就在和尚远去后,久美子悄悄地说道︰「怎么办?只剩下浣肠药,要不要试试看?」
「嗯……不好吧……今天以后大概会回复正常吧?」美雪红着脸回答着。
好在晚上与人发生淫乱之事没有告知好友,如果她知道了必定会闹翻天的。
在大自然环境的包围下以及严厉练剑的紧张中,都是形成便秘的原因吧,再加上被籐尾强暴,以及初次体验了另一种人生。
「尽可能放轻鬆,让它自己恢复好了。」
久美子也不再追问,换上衣服準备去道场。
不久,美雪也急急忙忙洗完脸后,向外走去。
在跑步与整理竹剑、吃完早饭后,到道场集合时,久美子对美雪说道︰「对不起!水泽突然觉得不舒服,希望在中午之前你可以去照顾她。」
经她这么一说,才发觉没有看到由香的蹤影,可能是跑步后,在吃完早餐后才觉得不对劲的吧?
「好吧!」
对于严厉的剑道练习,能偷得半日闲,对美雪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了。因为此时所有二年级的学生正两两努力的练习着,而只有穿着剑道服的美雪在一旁观摩着。
「拜託了!我想籐尾老师会准许的,还有深见老师看起来很疲劳的样子。」
「哦……」美雪的脑海里,浮起籐尾与亚纪子的作爱情景。
久美子开始发号命令,籐尾稍后也到齐了。只有美雪进入更衣室,将面具以及衣服换成短裤与运动服后,离开道场。
美雪来到位于本堂的侧面,一年级的房间也没有看到由香的蹤影,于是经过走廊来到大厅瞧一瞧,却由里面传出和尚与由香的声音。
「不要!这样子多不好意思……」
略带鼻音有点撒娇,是由香的声音,没错。
「嘻嘻嘻嘻,便秘要用刺激才有效,再用力一点……」
是和尚的声音,听起来令人觉得不太怀好意的样子。
美雪昨夜偷看了籐尾与亚纪子激情的一幕后,心中噗通噗通地跳,于是不知不觉中蹑手拗脚前进。
『好像是和尚的私人房间……』
美雪躲在纸门后面的阴暗处,偷偷地往里面看。
和尚以为大家全到道场去了,所以没有关上纸门。而亚纪子因为这里没有车子而跑出去买食物了吧。
此时,在房间里的由香,短裤及内裤已脱了下来,趴在棉被上,白色的屁股则举得高高的。
「对对……再鬆弛一下。」
「啊!很难为情……」
和尚将脸趴在由香的屁股上,然后用纸在由香的肛门上搔着。
「怎么样了?是不是有点想大便了?」
「不行!肚子好痛,可是这样子还是解不出大便来……」
由香可爱的脸庞压在床单上,而屁股扭来扭去的,更刺激着和尚。
由香一定是便秘,而引起肚子痛。她绝不是因为装病而逃避上课,这一切可由她满是汗水的脸上获知。
但是,和尚的这种治疗法却有可议之处,这和疼爱孙女的感觉不一样,令人感觉相当猥秽,而且气氛相当异常。
更令美雪感到惊讶的是,由香似乎不像是由心底觉得厌恶的样子。由香的声音与态度,不光是一副心甘情愿而已,反而令人有谄媚的感觉。
而被籐尾强暴的亚纪子的情形似乎也相同,她们全在男人充满慾望的言语中抛弃了羞耻心及厌恶感,而变得心甘情愿。
但是美雪倒是愈看愈生气,她觉得与任何人作爱都犹胜过他。
『也许我也是这个样子吧?』美雪的身体内似乎愈来愈躁热,她突然想起昨夜自慰的快感。
由香的肛门在纸捻的刺激下,不停地收缩着,再加上和尚不停地吹着热气,使她不知不觉呼吸加快。
由香的喘息不仅是透着活泼及明朗,更有一股惹人疼爱的味道。令人难以想像她是一年级的学生,听起来就像是想获得快感的感觉。
于是美雪在仔细观察由香的裂缝,发觉她的下体闪亮有光泽。
「啊!显然屁股什么也排不出来,但是前面的裂缝则排出大量的蜜汁呢!」
和尚马上就发觉,而停止了纸捻的动作,趴在前面仔细观看着裂缝。
膨胀呈粉红色的裂缝,因蜜汁的滋润而显得更加鲜艳欲滴。和尚用手指将裂缝扩大,然后用舌头去舔那早已湿润的下体。
「啊!……不要舔嘛!」由香撒娇地拒绝着,腰部不停地摇摆着。
「也许像刺激肛门一样,用纸捻刺激一下阴唇,效果会更好。」
和尚除了用力舔着裂缝以外,并用手指将屁股扳开,开始舔向股沟。
「啊……嗯……好痒呀……」
由香似乎不愿意改变屁股翘起来的姿势,反而将下半身委託和尚似的。
「还是解不出来吗?」
「嗯……一点用也没有……」
「嗯,如果一直用舔的还是没有用的话,看来只好用浣肠。」
「浣肠怎么用呢?」
「就是将药水挤入屁股之中,然后将体内硬的粪便变软,自然就可以解出来了。」
「不要……我才不要……」由香摇着可爱的屁股拒绝。
此时,美雪的脚在踏到地板时,发出了声音。
「啊!……」
慌忙中的美雪赶紧想要躲起来,但是已经被和尚发觉了。
「喂喂,等一下!快来帮忙啊!」
和尚一点也不紧张,而且他猜美雪早就在那边偷看了,于是用手招着。
听他说话的口气一点也不紧张,也许他是真心在替由香治疗吧?美雪也搞混了。既然想躲也躲不掉了,美雪只好硬着头皮的进到屋里去。
由香知道美雪要进来,似乎也无惊惶之色,一边享受秘密的快感。而且幼小的由香似乎不管对方是男或是女,根本不在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