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爱情公寓H 版(下)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爱情公寓H 版(下)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女人?

  他女朋友?我还是顺口问了一句,这是吕子乔先生的家吗?门开了,一个穿
着白色长体恤,下身穿了一条七分的黑色打底裤的漂亮女生出现在我的眼前。

  长长的头发,染了点淡淡的黄色,有一点点波浪,自然的披在肩上。白白的
肤色,不大不小的眼睛,不薄不厚的嘴唇。

  对不起,本人面部识别能力不强。只能说成这样,什么都长的正好的一个漂
亮女生,我心里骂啊,操了,吕子乔也能配上她?真他妈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我还是下意思的问到,你是吕子乔的女朋友?同时心里下意识的求她说,一
定说不是,说不是。可惜老天就是这样瞎眼,美女还是甜甜的说:我就是。

  我伸出一只手,同时说道,我叫张明,新搬来爱情公寓,3546室的。您
好。

  美女也伸出白白的小手,搭在了我的手上,我叫陈美嘉,你可以叫我美嘉。
摸着那光滑的小手,我指了指里面,子乔尼?哦,他出去了,不知道忙啥去了。
那我先回去了,改天过来。

  您别客气进来坐一会,一会可能他就回来了,再说我们也是邻居。怎么的,
你这是区别对待啊。

  还是经不住美女的诱惑,10分钟后,我和她已经在客厅里谈笑风生。

  你是做什么的?我现在也没找到工作,待业在家。美嘉皱着眉头说道。

  你尼?我?我在一家IT公司做销售部经理。经理?那你现在一个月能赚多
少钱?

  崩溃了,真是单纯的女人,有第一次见面就问别人这个的吗。啊,我面带
为难的说,我现在年薪制,一年15万吧,我说了个人保守的数字。

  只见美嘉咣的一声,倒在沙发上,撩起的长体恤,让我看到了打底裤里浅色
的内裤。我也差一点倒在沙发上,我控制了一下身体。

  美嘉可能也意识到了走光了,连忙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脸一下子红了
起来。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随口问了一句,这在上海也没多少。不至于吧,
你男朋友做什么的?

  他?美嘉一脸的不屑表情,像个二流子一样,我没看到他拿回来什么钱。有
时房费还得我来交,不提他了没用的男人,就知道寻花问柳的。

  果然,小混混都这样,我心里忽然动了起来,看美嘉看我的眼神。我感觉我
一定能和她发生点什么。就这样我们一聊就是一下午,吕子乔也没有回来,我们
都忘记了时间。天都快黑了,我和美嘉才注意到。这小妮子一下子就扑腾起来,
我给你做饭,说着就往厨房跑去。不用了,不用了,我回隔壁吃,有早上剩下的
饭。

  我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想,这样你还不使劲留我。果然,小妮子不停的劝我,
什么习惯了做饭,你不在这吃,我也得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全冒了出来。

  不到一小时,桌子上四菜一汤,虽然不是很好的食材,不过看起来很有食欲。
我尝了一口,味道果然很好,你手艺真好,子乔找到你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美嘉
干脆没搭那茬,直接说,你也单身,自己做饭麻烦,有空你就过来吃。你要和我
客气,你看我不用盐汽水喷死你。

  吃完了饭,吕子乔也没有回来,我也不好在人家长坐。直接告辞出来,打开
房门,一开门,正看见,雨墨在门口。看着我,也不知道她是在那里等我,还是
正好走到这。

  你去哪了?

  吃饭了吗?

  我做饭给你带份了。啊,我吃完了,在隔壁子乔那。你认识子乔啊。没有,
白天这小子来顺东西,碰巧被我拿住,我色色的看着雨墨,不知道哪来的色胆。

  说了一句,你说你怎么谢我,说完就自己在那淫笑。雨墨的脸又红了,还带
着点俏皮,说了句,不理你。

  一菲端着饭碗,从厅里出来。一边用筷子敲着碗边一边说,我说零食少了好
几袋。正好,想让你尝尝十大酷刑之如来神掌第一式尼,既然是子乔拿的,就放
了你。

  不过,你东西都没看住,还想在雨墨那占便宜,你是想试试我的九阳电压力
锅掌法吧。保证让你的骨头和肉用筷子一夹就能夹下来。

  你恶心不恶心啊,说这个你也不怕吃不下去饭,晚上做了什么啊?我在隔壁
没太吃饱。一菲站在压力锅旁,把盖子打开,指着里面。挑衅的说,你来啊,你
来啊,来看看就知道了。

  我打了个哈哈,一边解着衣服扣,一边往楼上走着说,今晚减肥不吃了,我
的肉太油腻,你等我减减肥,再来做我吧。

  自从知道了美嘉失业在家,吕子乔经常夜不归宿,我也变的有事没事的往美
嘉那跑。

  熟了以后,我也经常的翻窗户抄近路去隔壁聊聊人生,逗逗美女。

  那天我没事顺着窗户就跳了过去,想吓吓美嘉,就捏手捏脚的往美嘉的房间
走去,门虚掩着。我轻轻的推开了点缝,一下子鼻血差别就喷到她的身上。原来
美嘉正在试新买的打底裤,上身就穿了一个黑色的胸罩,下身穿了一条大概到膝
盖的紧身打底裤。

  正轻轻的往上拉着裤腰,时不时的用手在阴部的位置上做着调整,我也不知
道是怎么回事,看着女生穿丝袜或者这种紧身的打底裤都有一种强烈的冲动,甚
至有用手摸一摸的欲望。

  我已经忘了自己是在偷看,门也不知觉的被我打开。

  我出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美嘉雪白的肌肤,在黑色的胸罩和打底裤的映衬
下,更加的雪白。那虽然不大的胸部,但十分坚挺。纤细的腰部,感觉一只手就
能握住。还有那被紧身打底裤已经勒出了一个像3字一样的阴部,我的呼吸已经
重的不行,感觉快要喘不上气来,我的喉咙已经干的感觉要说不出话来。

  我艰难的吞咽着吐沫,死死的盯着那个3。啊你,一声喊叫打断了我的观赏,
我看到了美嘉涨红的脸,我一下子感觉天悬地转,我真想一把按住美嘉,用我的
双手,使劲的戳弄那诱人的阴部。

  但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我红着脸说着对不起,自己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
到看了你换衣服。我没控制住自己,还是偷看了。

  对不起,我不等美嘉说话,带上门,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好几天我也没敢再去美嘉那里,美嘉也没有过来找我,感觉一切好像要结束
了。

  直到那一天,我站在客厅,隐约听到隔壁在吵架,我八卦的把耳朵贴到了墙
上。

  还是听不大清,我又从橱柜里拿了个碗,扣到了墙上。吕子乔,你不是男人,
你不是人。陈美嘉你还有完没完了。我20岁就跟了你,你对我不好,你打我。
你还是不是男人。

  你别光说我,你和那个男人,我就不想说你。你个小婊子,小婊子。刚骂了
两句,就听到哎呀的声音,我估计美嘉在掐他。

  你个小婊子,子乔还在骂。我跟你这么长时间,你骂我是婊子,你还是不是
人。

  我一头汗,太不犀利了,翻来覆去就这俩句。我对你这么好,你还甩我,你
是不是人,我继续一头汗。

  今天你又要甩我,你去死,只听啊的一声。我感觉子乔好像是负伤了……

  咣的一声,摔门的声音。还好,子乔应该没大碍。接着就听到呜呜的哭声,
特别的大,越来越大。

  我犹豫,我去不去,我前几天才惹了她,不会把我也捎带脚送走了吧。我继
续犹豫,1分钟后,我出现在美嘉家里的阳台,女人的哭,我实在是没抵抗。

  我看到了坐在地上的美嘉背对着我,我轻轻的走了过去,双手轻轻的搭在了
她的肩上。别哭了,别坐在地上,女孩子最怕着凉了。

  美嘉转过了头,红红的双眼,一把抱住了我。使劲的抱住了我,吕子乔他不
是人。我对他这么好,他还甩我,他不是人。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子乔他不识货,你别哭了,眼睛会肿的。我也下
意识,用力的抱着她,只感觉胸口软软的,我更加的用力,仿佛想把美嘉溶入我
的身体。

  我的下面也不听话起来,一点点的苏醒。

  闻着美嘉那有点浓烈的香水的味道,我感觉自己已经控制不了,我要她,我
要和她做爱。

  我双手扶着美嘉的头,我的唇吻在了她的上嘴唇上,我不管,我使劲的吻着
她。

  我感到美嘉抱得我更紧了,我感到美嘉的嘴打开了,甜甜的舌头和我的舌头
缠绕在了一起。我的双手直接从她的体恤下面伸了进去,一下子握住了她的双峰。
美嘉的身子一震,使劲的抱住了我,想要阻止我的双手,我直接从后面一下解开
了她的胸罩,口里更是发力的吸着她的舌头。

  那甜甜的津液顺着她的口腔进入到我的口腔,我不停的下咽。手上发力,直
接一下把她的体恤连同胸罩,一下子撸到了她的颈部。

  我轻轻的搂着她,左手直接攀上了她的乳峰,轻轻的揉捏那颗已经发涨的乳
头。一口把她的耳垂含入了口里,美嘉下意识的一声娇喘,更加的刺激了我的神
经。我揉捏乳头的左手,跟着加重了力道,并适度的往外拉扯。右手更是伸到了
臀部抚摸了起来,抚摸着滚圆的臀部,感受着紧身打底裤的质感,太滑了。

  比直接摸到臀部的感觉还要好。

  我受不了了,左手一下滑到档部,中指直接按到那神秘的洞口,一股潮湿的
触感顺着中指传了过来。美嘉一下子按住了我的左手,但只是按住,并没有拿开,
我的左手还是一下一下的,轻柔着逼口,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我更加加重力道,感觉已经有水从那神秘的洞穴冒了出来,我用中指弯曲了
起来,反过来用骨节重重的顶在了上面,不停的使劲往逼里揉着顶着。

  美嘉的已经从重重的喘息,变成了轻声的淫叫,我一下吻住了她的嘴唇,我
要让她叫不出来。

  美嘉在自己脱自己的打底裤,我适时的一下又从腰部把手探了进去,一把,
把整个手掌按在了她的阴部上。我用整个手掌搓着美嘉的阴户,弯曲中指找到逼
口,一下子伸了进去。美嘉啊的一下,一下咬住了我的舌头。

  我眼泪都要出来了,这反应太大了,这要是口交,我不是废了。

  我强忍着疼痛用中指做着活塞运动,心里暗暗的想,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
让你咬我。

  一只手指,一会感觉到已经被她适应,我适时的又伸进一根手指,进入了美
嘉的阴道,更加发力的进进出出。美嘉的声音也一浪高过一浪,终于,在一阵长
叫声中,美嘉一抖一抖的身体。告诉了我,她已经来了高潮。

  我不等她缓过神来,一把抱起她,一脚踢开了她的房门。把她扔到了床上,
吕子乔会回来的。

  美嘉说道。

  我的鸡巴已经快把裤子湿透了,我大喊:就是现在吕子乔回来了,你看我干
不干你。

  我一把就把美嘉的打底裤扯了下去,完美的侗体摆在了我的面前,我已经没
有心思欣赏。我直接脱下裤子,提着鸡巴就奔着美嘉走了过去。

  你等等,你等等,美嘉一把握住我的鸡巴上下的套弄。我也伸出手,在美嘉
的阴户不停的搅动,我的手掌很快就被像胶水一样的液体弄湿了一大块。

  美嘉这时也轻轻的拽着我的鸡巴,往她的洞口送去,就像害怕我找不到位置
一样。慢慢的到了洞口,我的龟头一下顶在她的阴道口上。

  我不急着进入,我用鸡巴在外面打着圈,看着美嘉咬着小拳头,我一阵阵的
暗爽。继续磨,美嘉这时已经挺不住了,不停的往我这边使劲,使劲用她的阴道
想套我的鸡巴,我哪给她那种机会,你进一点,我就出一点,不知不觉,我已经
退到了床边。

  床上也已经留下了一道水痕,好像蜗牛爬过一样。我也感觉有点受不了了,
就在她使劲的同时,我一下也用力的往前顶去,感觉一下好像顶到了头。

  美嘉啊的一声大叫,好像被人捅了一刀似的,我哪里管她那么多,抓住她的
小蛮腰,使劲的操了起来。

  整根送进去,整根拔出来。第一次都送到最深处,才十几下,美嘉使劲的抱
住了我的身体。全身颤抖,不让我操她。我也停了下来,美嘉直接倒在床上,一
抖一抖的,她高潮了。

  迷茫的眼神看着天花板,大口的喘着气。

  我又开始了轻轻的抽送,把美嘉叫回了这个世界,我也不变换姿势,只是不
停的操着,发泄着我的兽欲。十多分钟后,在强烈的刺激下,我完成了这次交合。
身子下的美嘉直直的看着我,也不管还在身体时的鸡巴和流到床单上的精液。指
着我说:

4、情挑雨墨

  看着脸上还带着潮红的美嘉,看着她还带着点害羞的表情。我已经从," 你
色狼" 这个形容词,彻底的变成了你真色。

  我缓缓的抽出了已经软下来的鸡巴,看着上面乳白色的液体,再看到美嘉雪
白的两腿中间,一片的狼藉。我说不出话来,射精后的冷静,令我出现了一阵阵
后悔的感觉。我做了什么?我喜欢美嘉吗?

  我不是喜欢雨墨吗?

  美嘉的男朋友是很差,但这也不是理由,我已经很长时间身边没有女人了,
已经尝得性爱快感的我,十分想念这种感觉。但这是理由吗?

  对不起美嘉!

  一觉醒来,已经第二天快到中午,我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请了个病假。

  我也记不清楚,自己昨晚是怎么回来的,我也忘记了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只
记得,对不起美嘉,这五个字。我突然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不男人,太让人恶
心。

  躺在床上的我,不停的胡思乱想,最后还是人体的最基本的生理反应把我拉
回了现实。饥肠辘辘的我,爬了起来,上了个厕所就自奔楼下的冰箱。

  雨墨忽然出现在了我的视野,我心里隐隐的觉得,她好像一直在关注着我。
要不怎么总能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眼前。

  今天的雨墨也格外的漂亮,我有时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在家也会把自己
打扮的像要出席晚宴似的装束。

  披肩的卷发,整齐的披在那柔弱的肩膀上。一身小洋装无比的可爱,下身是
一条加厚了的黑丝袜,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到大腿的那种,还是连裤袜。因为上面
的部分被裙子遮住了。脚上穿着一双普通的拖鞋,五个脚趾露在外面的那种。是
穿着袜子的脚趾,看到她的丝袜腿,还有露在外面的脚趾,我感觉心里不自觉的
抽了一下,我形容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心脏被手攥了一下的感觉。

  你昨晚怎么回事?我和你打招呼,你也不理我。我哪得罪你了?

  看哪呢,我说话你没听见啊。

  好像被人发现了什么一样,我的脸一下红了起来。磕磕绊绊的说,我昨晚喝
多了。

  雨墨看到我的脸红,赶紧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打扮,可能以为自己走了光。我
连忙对她说,你要出门啊,收拾这么漂亮。

  哪用得着收拾,我那是天生丽质好不。天生丽质的美女,我能请您吃个饭吗?
我有上前拉她手的冲动。雨墨脸一红,好像躲我一样,转身进了厨房。

  端出了一份早餐,美女我吃过了,我请你吃吧。说着把早餐放到了桌上,生
理上的欲望还是战胜了心里的欲望,我抓起一根油条,也不管上了厕所没洗的手。
就往嘴里送。无赖似的拍着桌子问,有喝的没有。

  雨墨从冰箱里拿出一盒酸奶,朝我晃了晃,只有这个,你要不怕喝冷的牛奶
吐奶,你就喝。

  吐奶,让我想起来,美嘉下面一片狼藉的情景。我摇了摇脑袋,从茶几上拿
了凉水壶,使劲灌了几口。

  雨墨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我的旁边。我指了指油条,你不再来点?雨墨看了
看自己的身材,抚了一下自己修长的美腿,对着我说道,我可不想重新买一批加
肥版的衣服。

  看着她抚弄着自己的腿,那双美腿上的丝袜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属一样
的光泽。那优美的线条,流线型的线条,又让我出现了刚刚心脏被攥住的感觉。
只是这次更强烈,也更持久。

  看着那散发着黑色光泽的美腿,我忽然有了一种想抚摸的感觉。这种感觉也
随着被攥住的心脏一样,愈发的强烈。

  好像有不碰一碰,就会死掉的感觉,我觉着呼吸已经停止,血液已经凝固。

  雨墨好像也看出了我的异常,她抚着我的背,关切的问我。你怎么了,吃的
太快,噎到了?

  雨墨身上淡淡的香气好像是催情的春药一样,我的手也仿佛被一根线拽着般
的,放在了雨墨的大腿上。

  着了魔似的我,轻轻的抚摸着那光滑的美腿,完美的腿上,没有一点的赘肉,
纤细的小腿,也非常的紧实。丝袜的质感让我的心跳一阵阵的加速,我的手也顺
着那光滑的丝袜,从大腿的后面一路的往上攀爬。

  雨墨还在紧张的关注着我,并没有察觉的我一举一动,而我脸上的状况更加
的严重。应该已经快滴出了血一样,呼吸也是更加的急促。

  终于我的左手,攀上了那柔软的高峰,那滚圆俏皮的臀部,我一把握了上去。
啊,雨墨隔着裙子,一下按住了我的手。此时我观察到,雨墨脸上的红润,已经
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猜想着,紧跟着可能是一巴掌。但雨墨好像是小女生一样,不知所措,惊
恐的眼神看着我。我加大了揉捏的力量,甚至一根手指,还按在了她双腿中间,
那柔软的阴部,没有想象中的潮湿,只是有一点热热的感觉,还没有让我来得急
体验。

  雨墨一把拽出了我的左手,往自己的屋子跑去,我紧跟着追了过去,还是晚
了一步。雨墨已经锁上了房门,真像电视剧一样的情景,我现在明白了,电视剧
有时也不是完全的扯淡。那些狗血的编剧,可能也有着和我一样的狗血的遭遇吧。

  看着紧闭的房门,我冷静了下来。雨墨不会报警吧?都是成年人也不是第一
次了,应该不会吧?雨墨不是第一次了吗?我胡乱的想着,她不会告诉一菲吧?
我仿佛已经看到了那崩溃的画面,一菲熟练的使用着各种掌法,拳法。击打着我,
早已破了童子身的金钟罩。

  我轻轻拍打着房门,说着道歉的话语,里面一直没有声音。我心里一阵的慌
乱,雨墨不会出事了吧,我大喊着,想要撞门。

  忽然里面传出了雨墨的声音:让我静一静。

  知道了雨墨没有事情,我也就放下了心,不知道雨墨气成什么样子。

  回了屋子里的我,躺在床上,想着各种各样的结果。最后,我看了看左手,
感觉上面好像还留着雨墨的温度。那滑滑的触感,还有热乎乎的又软软的阴部,
让我的下面又起了反应,我真是对我自己感觉到无语,刚刚捅了这么大的娄子,
又在想这些。

  欲望还是人类最无法战胜的东西,我现在清楚的了解到,为什么那些吸过毒
的人,都无法再重新戒掉。

  五分钟后,我轻车熟路的翻到了隔壁的阳台,轻手轻脚的钻了进去。经过仔
细的查看,吕子乔果然没有在家。美嘉正在屋里整理东西,我轻轻的推开了门,
从后面一把抱住了美嘉。

  两只大手,放肆的揉搓那小巧的胸部。美嘉一转脸,看到了果然是我,就要
转身打我,我哪会给她那种机会。

  我更加用力的抱紧她,让她转不过身来,同时张嘴一口含住了她的耳垂。我
的耳朵里立该传来了,美嘉粗重的喘息声。

  我慢慢的把手从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直接从胸罩的下面穿了进去,按在了
那对光滑的双乳上,肆意的揉捏,小巧的乳房真是有小巧的好处,一只手轻轻松
松的就能掌握。我并起拇指和食指,直接揪起那两颗乳头,轻轻的捻动。

  嘴里的舌头,一下朝着美嘉的耳道插去,好像泥鳅钻洞一样,不停的朝里面
钻去。美嘉好像并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刺激,发出了悦耳的叫声,同时晃动着脑袋
躲避着我的进攻。

  我腾出右手,翻起她的雪纺纱裙,把手按到她的打底裤上,轻轻的扣着她的
阴道的位置。潮湿的感觉真的很明显,又热又潮湿。我把中指按到了刚刚找到的
洞口位置,往里面顶着,感觉着紧身打底裤摩擦阴道的感觉,真是又湿又滑。

  慢慢的,我已经不满意这样的挑逗,我好像找到一点SM的感觉,我发力的
把中指朝美嘉的阴道里面扣去,使劲的往里面捅。我发现好像有快两节指关节套
着打底裤的布料都塞了进去,美嘉这时好像也到了极限,并拢着又腿,不让我的
中指再蹂躏她娇嫩的阴道。

  我不甘心的抽出右手,从她的裤腰探了进去,找到了她的大阴唇。把一根手
指顺着那道缝插了进去。美嘉可能也感觉到不方便,分开了双腿,我的中指轻轻
的那道缝里来回的滑动。

  不出几秒钟,我就感觉到了,在那道缝的顶端,出现了一个凸起的肉疙瘩,
应该这就是美嘉的阴蒂。我一下按到了上面,在阴蒂的上面画起了圈圈。

  美嘉,出现了全身的颤抖,一把从身后摸向了我的裆部,抓住了我的鸡巴。
嘴里呢喃着:我要,我要。

  我不去理她,手指继续进攻着美嘉的阴蒂,上下的搓动,阴蒂也在我的搓动
下越来越大,美嘉的叫声,也仿佛跟着阴蒂的大小在进行着调节。

  慢慢的声音好像趋于了平稳,我也拿出以前的功底,用手指甲轻轻的刮动了
一下阴蒂,美嘉的声音,果然大了许多。找到了方法后,我用食指和无名指使劲
的分开了她的两片阴唇。美嘉的阴蒂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经过我的一阵指甲刮动,美嘉终于使劲的叫了一声,右手使劲的攥住了我的
鸡巴。使劲的握着,身子顺着我的身体滑了下去,我怎么可能就这样便宜了她。
我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回归了刚刚姿势,用手指继续刺激着她的阴蒂,美嘉左右
晃动着身体想摆脱我的进攻。

  她刚刚高潮过后,哪有可能是我的对手,被我抱着不能动弹。美嘉的浪叫,
一浪接着一浪。

  啊啊啊啊……啊……

  我发力的拨动那越来越大的阴蒂。

  啊啊…………啊…………

  美嘉忽然不知道哪里来了巨大的力量,一下子挣脱了我的束缚。躺在了地上,
直翻白眼。一抽一抽的。

  吓了我一跳,我以为要出人命,使劲的晃着美嘉。隔了快半分钟,美嘉才缓
缓的睁开了眼睛。慢慢的眼神变的热辣,盯着我快要软下去的鸡巴。一下把我扑
到在床上。

  解开我的裤子,跟我拼命一样,用右手使劲的上下套着我的鸡巴。左手褪着
自己的打底裤。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屁股坐了上来。我眼瞅着她的痛苦表情,呲牙
咧嘴的。我微笑的看着她,我心想,你这不是" 作" 嘛。

  美嘉骑在我身上,上上下下,我也乐得享受的想着美女,痛苦并快乐的表情。

  不到五分钟,美嘉的节奏就慢了下来,一下子软坐在我的身上,嘟囔着腿没
劲了。我一把按倒她,双手揪着她的双乳,下面使劲的抽送了起来。

  没有一点的怜香惜玉,大力的整根抽出,整根刺入。

  啊啊…………啊……

  啊……你快一点啊……快点干我啊啊啊啊…………

  太深了…………

  到头了……啊啊…………

  别揪了,乳头要掉了……

  使劲干我……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

  美嘉趁着我放慢节奏的时候对我说:你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啊,使这么大劲,
我感觉下面都要肿了。我全当听不到,更加发力的抽送。

  我感觉好像在操着雨墨,我拿起了美嘉的小脚亲了起来,可惜的是没有丝袜,
我心里想着下回要和美嘉说说,一定要穿丝袜干一次。

  过了一会,放慢了速度,我也要休息一下,刚刚太猛了。我用右手大拇指按
在了美嘉的阴蒂上,下面缓缓的抽送,美嘉的声音反而大了起来啊啊…………啊
啊…………

  不行了!!!!!!!

  你别碰那里…………

  你别碰那里……

  啊啊啊……啊……重点……重点啊啊啊啊啊啊……再重点,啊……

  美嘉全身颤抖,阴道里一股子一股子留出白色的液体,那是我的精液。

  美嘉这时也有规律的,一抖一抖的抽搐着,她完全到达了高潮,一丝口水也
顺着嘴角留了下来。

  看着下身还在往外涌着乳白色的精液,看着那有些红红的阴部,我爱怜的抱
紧了美嘉。轻轻的吻着她,她也回应似的吻着我,没有舌头的纠缠。只是抱得我
更紧了。